摇滚音乐节样板工程
发表时间:2010-11-04   来源:首都文明热线
  据《南方周末》报道,今年国庆长假,老狼要奔赴两个音乐节赶场,一个在北京朝阳公园,一个在云南雪山。2010年,他跑了七八个户外音乐节,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8月底的两场,现场观众都没有过千。看着舞台下稀稀落落的观众,老狼感到一些失落,最后一曲唱完,现场依然手臂挥舞,他还是返了场。
  
  这也将是有史以来户外音乐节最多的一个长假:10月1日到7日,北京海淀公园和朝阳公园分别就有摩登天空音乐节和世界城市音乐节;中国音乐节的鼻祖"迷笛"将移师镇江举办长江迷笛音乐节;云南丽江雪山音乐节、长沙橘子洲音乐节、厦门海峡沙滩摇滚音乐节、重庆动漫节暨户外音乐节等十几个音乐节在各地登台。2009年,南方周末曾刊发报道《一个贫困县的摇滚音乐节》,讲述了张北这个贫困县和摇滚音乐节的关系,报道引起了河北省政府、文化部等部门的关注。张北县的做法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范本,北京延庆、门头沟区政府、苏州相城区政府……2010年,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尝试参照张北模式,办起户外(摇滚)音乐节。从5月起,全国共有近40个大大小小的音乐节举办,而去年这一数字是十几个。
  
  户外音乐节井喷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中国摇滚艺人为数并不多,几十个音乐节甚至看的是同一张脸,唱的是同一首歌;户外音乐节这种源自西方摇滚乐的形式,在英、美、日等国,动辄十几万观众,而井喷的中国音乐节,观众最多的两三万,一些地方因仓促上马,万人广场上却只有几百个观众。
  
  按照惯例,一个音乐节的投入在两三百万,三天的音乐节套票为150到250元不等,这就意味着,来参加音乐节的至少要有8000人买票,才会勉强不赔本---这么算下来,井喷了的音乐节中,赚钱的寥寥无几。
  
  音乐节赔钱,为什么还会井喷?"很多城市都在策划音乐节,但目的不一样,有的可能是希望真的做成品牌,有的想宣扬自己的城市,这无可厚非;但有的地方什么都没准备好就想试一试,这不可取。"老狼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张北:人站到人脑袋上走,我们都不会管
  
  "张北不再是以前的张北,张北出名了!"张北县委副书记孙晓涵不知道怎么对南方周末记者形容2009年首届张北草原音乐节之后他们的心情。
  
  在部分愤怒的乐迷看来,这是一次糟糕的音乐节:说是草原音乐节,草没看到,倒是吃了一肚子土;只有一家宾馆,一把钥匙还能打开所有房门;交通安排不合理,要么在最大牌的Tricky前坐最后一趟大巴离开,要么选择留下来看完演出滞留张北,周一无法上班……但对于张北县来说,不管争议多大,音乐节还是让这个贫困县赚足了名声---张北县各级直属部门的党员干部召开了一次总结表彰大会,对在音乐节期间作出突出贡献的工作人员予以每天100元的奖励,有部门还建议将在音乐节的表现列为员工年底评级、考核的参考依据。
  
  一位音乐节期间执勤的交警,负责维持一条3.5米宽的乡间封闭路段交通,指挥车辆在路口不许逆行。三天岗站下来,不停地挥手让他的胳膊粗了一圈,获选首届"感动张北十大人物"。
  
  在贵州独山县举办的首届中国县域节庆论坛中,张北草原音乐节被评为"中国县域十佳节庆"之首。这是张北县政府2009年最大的政绩之一,作为获奖市(县)代表,张北县委书记李雪荣"光荣地"做了典型发言。
  
  知名度打开后,仅房地产项目就开工了29个,在建的五个五星级酒店,也以"火箭般的速度"竣工了一个。"当初在县委常委会上,对于搞不搞音乐节争论得很激烈,有些领导是反对的,这下,大家的意见都统一了,要坚定地搞下去。"孙晓涵回忆说。
  
  按照与合作方最初的协议,张北县政府需要负责提供水电、通讯、租场地、修栅栏、厕所等基础设施建设,而张北草原音乐节的"第一次"只用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筹备,音乐节上甚至看不到一寸草,这广受观众和媒体诟病,有的干脆戏称音乐节为"土节"、"沙漠节"。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2010年春节刚过,张北县就提前半年开始第二届草原音乐节的基础建设了。
  
  先得让草原变得名副其实,县委书记李雪荣出了三招:第一招投资2000万元,建设20万亩的"花田草海"项目。项目以中都原始草原(张北草原音乐节现场)为中心,全部种植带花的经济作物,比如土豆出白花、亚麻出紫花、苋菜出白花,再移植芨芨草、薰衣草等。第二招,是在京张高速公路出口至音乐节景区沿线,种植几千亩油菜,李雪荣还亲自给这些成片的油菜花起了个名字:"满城尽带黄金甲"。3月种草,到7月音乐节开幕,通过上喷淋设施,草场上的草长到了近1米高,草原音乐节终于有草了。
  
  第三招是修路。县政府原本打算修水泥路,由于草原上地基比较软,修水泥路会让地基不断下陷,于是,乡间小路最终被以"二灰"为底的柏油路所取代。
  
  经过一年扫盲,张北县的政府官员对摇滚的认识有了些许提高。"我们专门开会统一过认识,扭屁股扭腰,撞来撞去,是年轻人的一种'玩法',像那种人站到人脑袋上走,我们都不管。"孙晓涵说。
  
  只是李雪荣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摇滚青年们盼下雨,愿意在泥浆里打滚,美国伍德斯托克的标志之一---泥浆,在他看来是噩梦。第一届张北音乐节,观众们没等来雨,也让李雪荣们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下雨,很多危险可能就会出现,譬如,舞台没有防雨棚,很容易造成乐器短路,引发火灾,演出中断。
  
  今年,气象局提前预警,音乐节期间,张北会遭遇大雨。"果然,连着下了将近20个小时的雨,降雨量达到了40毫米,这在草原上是几十年不遇的。"孙晓涵说,张北县交通局预备了几十车的沙子和小石子,才防止了泥浆。
责任编辑:张 雯
相关报道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