禄米仓
发表时间: 2012-07-10 来源: 数字东城

  禄米仓为明、清两代储存京官俸米的粮仓。现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仓内原有明代历任仓场监督题名碑,其上所刻内容说明名臣海瑞曾为仓场监督。该仓始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清初有30廒,康熙二十二年(1683)增至57廒,光绪末年减为43廒。民国时改为军服厂。该仓围墙及仓廒均由大城砖砌成。位于禄米仓胡同71、73号,为明、清两代储存京官俸米的粮仓。现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仓内原有明代历任仓场监督题名碑,其上所刻内容说明名臣海瑞曾为仓场监督。该仓始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清初有30廒,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增至57廒。清末,由于国力衰竭,漕运能力衰退,致使漕粮减少,因而仓储廒座也陆续撤销,光绪末年,禄米仓减为43廒。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京都,将城内所有粮仓存粮拍卖,粮仓均改作他用。禄米仓于1911年后改为陆军被服厂。现院内仍存5座仓廒。

  禄米仓现存廒房西部三座为一座一廒,东部一座为一座二廒。由于历史原因,现在的禄米仓院内地面高于仓内地面超过近1米,每廒座开间五间,面阔23米,进深三间,共深17米左右,建筑高度约7米。仓廒现状屋顶采用合瓦鞍子脊,由于历次的改建和修缮,已经无法判断此做法是否为原状处理。屋顶并无原开气楼,屋顶椽子不出檐,为封护檐做法,屋檐下施菱角檐。仓廒与围墙均用城砖砌成,墙面历经修缮,排砖顺丁方式比较混乱,仅可以判断墙系糙淌白砌筑方法。现状建筑并未于中间开门,但从残留痕迹可以辨认出每座建筑原于明间开门,次间和稍间开小方窗。建筑内部构架为七架椽屋,采用前后二架梁,中间三架梁的做法,建筑内部用八根金柱。除梁架做法以外,其他工程与明何士晋撰《工部厂库须知》中的记载差别较大。该仓围墙及仓廒均由大城砖砌,房顶为合瓦,顶开气窗,两山为悬山五花山墙,仓内原有明代历任仓场监督题名碑。1911年后改为陆军被服厂。现在院内还存两座仓廒,为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

  禄米仓在朝阳门里南小街、街,其地名禄米仓胡同。据大清会典:禄米仓共二十五廒,官廒三间,官舍八间,科房四间,井一。康熙二十二年扩建到八十一廒,康熙四十四年初米仓和太平仓合并另建廒三十座。乾隆六年增井五眼。到清代末季,仅存五十七廒。民国以后仓址改为陆军被服厂。北京沦陷时期被北京日本第一高等女学校所占用。解放后,为某军单位占用。现在仓场围墙,大部存在,墙内一部分廒房被某工厂作为厂房和仓库。另一部分已建起高楼,系某军单位宿舍。仓址现北京市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禄米仓在清代是储存领取京官俸米的地方。据《天咫偶闻》记载:仓米皆内新出陈,红朽者多。然京师贵人家以紫色米为尚,无肯食白粳者,惟南人居京者始食白米。而百官领俸米,券人手,以贱价售之米肆,而别籴肆米以给用。京仓之花户,巧于弄法。领官米者,水土掺和,必使之不中食,而米肆所私售则上色米也。胡凡得券者,亦不愿自领,米肆遂得与花户辈操其奇赢,共渔厚利。

  明永乐时,北京已发展成为极为繁华的都市。北运的漕粮常常近400万石,数倍于元代。元朝建立的粮仓已远远不能满足京师储粮的需要,于是,明朝开始在元仓的基础上大规模增建粮仓,并于明正统三年在东城裱褙胡同设立总督仓场公署。禄米仓就是在这个时期修建而成的。禄米仓是在元代北太仓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明代北京设军卫,专司守卫仓储军粮,只供军需,纳入官仓(即中心仓)统一管理。南新仓为中心仓,管辖8个卫仓,分别是府军卫仓、燕山左卫仓、彭城卫仓、龙骥卫仓、龙虎卫仓、永清卫仓、今吾左卫仓、济州卫仓等,这些卫仓均归属南新仓统一调配。明朝,京师共有包括南新仓在内的7座官仓,它们均集中在东城朝阳门附近。北侧有海运仓、北新仓;中部有南新仓、旧太仓、兴平仓和富新仓;南侧有禄米仓。它们共同担负着京师储粮的重任,在南粮北运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清初有30廒,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增至57廒。清末,由于国力衰竭,漕运能力衰退,致使漕粮减少,因而仓储廒座也陆续撤销,光绪末年,禄米仓减为43廒。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京都,将城内所有粮仓存粮拍卖,粮仓均改作他用。禄米仓于1911年后改为陆军被服厂。现院内仍存5座仓廒。

  

责任编辑: 于 伟栋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dcwmb@163.com Telephone number:86-010-64075483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