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稻——海淀农业的金色名片
发表时间: 2019-08-23 来源: 海淀报

田峰/摄

  “头顶烈日、脚踩烂泥,腰弯成九十度,把一撮撮秧苗插进泥水里,一会儿腰就酸得直不起来。秧苗长高后还要经过施肥、薅草、收割、脱粒……我们每天吃的大米饭就是农民伯伯这样辛苦种出来的。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教我背过唐朝诗人李绅的《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今天经过自己的亲身体验,我才真正体会到一粥一饭来之不易。”这是2019年参加海淀公园举办的第十六届京西稻插秧节后,一名小学生写下的作文内容。

  作为米中贵族京西稻的发源地,海淀区农业鼎盛时期,京西稻面积最多达9万多亩,后来随着城市扩张农村土地面积压缩以及北京水源减少,海淀区京西稻的面积一度大幅减少。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留得住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的指示精神,如今海淀区京西稻的面积恢复到了2000亩。2015年,农业部批准对京西稻实施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京西稻作为中国农业文化遗产之一,已经成为海淀区精品观光农业的金色名片,成为老北京人回味童年味道,新北京人体验插秧、收割劳作的别样“乡愁”。

  康、雍、乾祖孙三代都是京西稻的功臣

  早年间,海淀西北部,地势低洼,地下水水质好,降水充沛,土质好,特别适合种水稻。据说从三国时期就有水稻种植了。但真正种出名动天下的品牌来,还是京西稻。

  话说康熙皇帝特别重视农业,好钻研。他南巡时,将带回来的稻种,在玉泉山下开辟了一小块试验田,在南方时,亩产能有300-400斤,在京西亩产只有100来斤。康熙有点郁闷。他在中南海丰泽园旁边开了几畦,试种水稻。有一年6月的一天,他看到自己种的稻田里有一株稻子比别的稻穗都高,他捏了捏,稻子粒已经饱满成熟了。第二年,他把这株稻子当种子种下去,发现这确实是变异的早熟品种。他对这个发现很重视,也很谨慎,用了十年时间反复试种,证明这是个早熟的优良品种,适于北方播种。它的米微红而粒长,有香味口感好,人们叫它御稻,也叫胭脂稻。康熙后来40多年吃的都是这种米。这种米后来在京城西北玉泉山一带广泛种植,成为宫廷御用稻米的主要来源,这就是最早的京西稻。

  达尔文对康熙皇帝亲自选育水稻品种,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唯一的育种家皇帝,发现并亲自培育了唯一能够在长城以北生长的水稻。他将“御稻”编入良种名著《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

  雍正时期,京西稻的种植扩大到万寿山、六郎庄一带,总面积达到5200多亩,还设立了“总理玉泉山稻田大臣”。乾隆南巡时,把江南稻种紫金箍和十三户江南的种稻高手带回北京,圈出六郎庄、巴沟一带的部分稻田,专门种“贡米”。紫金箍比胭脂稻品质更好,成为京西稻的主打品种(一直持续到20世纪50年代)。到乾隆后期,经过康雍乾三代130多年,京西稻的种植已达一、二万亩。京西稻田成为三山五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把香山、玉泉山、万寿山、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畅春园、圆明园为代表的皇家园林链接起来的,就是京西稻田。黄瓦红墙,山林湿地,水乡稻田,相互映衬,构成一幅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画卷。

  喝着玉泉山的水,京西稻米,米粒圆润,晶莹明亮,富于油性,煮出的粥,粥面上会凝出一层青绿色透明的薄皮,飘着香气。这种米做的饭,都可以白嘴吃。老北京民谣:京西稻米香,炊味人知晌,平餐勿需菜,可口又清香。据说,乾隆、慈禧,顿顿都得有京西稻米饭摆在桌上。

  京西稻因为皇家的重视而兴盛,也因为大清帝国的覆灭而没落。到了民国时期,京西稻田大部分落入地主、富农和官僚手里,稻农沦为最底层的雇工。1949年前夕,京西稻田仅剩1.32万亩,亩产只有100多公斤。

  上世纪末京西稻曾超过九万亩

  新中国成立后,京西稻农成为土地的主人,种田有了积极性。人民公社化后,小块的土地连成了片,改造旧有的灌溉系统,基本做到了旱能浇涝能排,旱涝保收,排列有致,形如棋盘的高产稳产稻田。在京密引水渠建成通水后,京西稻很快发展到海淀山后的东北旺、永丰、温泉、北安河、苏家坨、上庄等地。到1956年,京西稻的面积已达4.9万亩。到1991年,达到8.6万亩,总产稻谷4122万公斤。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京西稻面积超过9万亩,亩产达到400-500公斤,成为海淀农业的重要支柱和享誉全国的农业品牌。

  截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农业机械化水平还比较低,京西稻插秧收割都还是靠人海战术。每到“三夏”“三秋”两个季节,从玉泉山下,到海淀山后地区的永定河两岸,抢收抢种大军人山人海,到处是火热的劳动场面。农业队的社员人手不够,社办企业、大队和公社机关人员、住区部队官兵甚至当地的中小学生都被动员参加抢收抢种。当时海淀地区农业生产主要是“稻麦两茬”,就是每年六月份小麦收后随即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抢农时,翻地插秧把京西稻种到地里,以保证10月份稻子成熟时稻穗饱满、产量丰收。现在五六十岁以上的老海淀人,很多那时候都参加过没日没夜抢插水稻的大会战。那时候的中小学生,基本也都参加过学校组织的在水稻田里捡拾稻穗的义务劳动。

  农业机械化水平提高后,大型插秧机、收割机解放了生产力。机耕播绿和京西稻成熟时“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美好画面,如今都已经成为海淀人内心深处的永久记忆。

  如今京西稻仅剩2000亩被列入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城市化进程迅速推进,海淀区农田面积急剧减少,特别是由于北京近几十年干旱缺水,京西稻面积迅速减少。如今海淀区上庄镇作为京西稻主产区,有京西稻面积800多亩。四季青镇北坞公园、海淀公园等地,近些年逐渐恢复了部分京西稻种植,主要用于市民观光、体验和休闲。

  农学家李增高、洪立方和京西稻打了一辈子交道。1961年,李增高毕业后分配到海淀搞水稻研究,一干就是58年。如今,81岁的老先生每周还要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再换其他交通工具去上庄镇西马庄的稻田里,照顾他的水稻,京西稻在他和他的同事手里,几经换代,从紫金箍到银坊、水原300粒、越富、中作93、津稻305、上香1号……京西稻就像他的孩子一样越长越壮。随着城市的发展,水源的短缺,北京城继续大面积种植一公斤谷粒耗费一吨水的水稻,就太奢侈了,稻作农业退出北京成为定局。2015年,农业部批准对京西稻实施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京西稻作文化成为中国农业文化遗产之一,成为北京地区仅有的农产品地理品牌。2018年,农业部长韩长赋在海淀调研京西稻时说,希望京西稻可以做成精品并开发旅游观光,给北京人留住乡愁。

  为此,早在几年前,李增高和他的同事们就培育出了观赏性的京西稻,比如大红芒、小红芒、黄叶稻、紫叶稻,到了8月中旬之后,稻田里五颜六色,一层层,一片片,吸引了不少游客。别小看那紫叶稻,它就是当年康熙亲手培育的“御稻”胭脂稻的后代,300多年过去,它变成了观赏稻。

  如今,京西稻有了文化遗产的身份。京西稻的插秧节、开镰节和品尝节,一直都很受京城百姓的欢迎。今年5月插秧季,北坞公园还有一些地块是人工插秧,而西马庄800亩稻田的插秧首次采用了机插。往年人工插秧要半个月,今年机器插秧一个星期就插完了。十月金秋的收割季早就采用大型联合收割机了。田园牧歌式的稻乡景象完全升级换代了。西马庄800亩稻田每年能有50万斤稻谷,大约30万斤大米,光是大饭店的团购和礼品都不够分的,也难怪市面上见不到呢。

  “在海淀这样以高科技为主寸土寸金的区域,保留800亩的水稻面积说白了我们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给北京人保留下京西稻这段乡愁。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特别是城里的孩子保留下一块体验插秧、收割的地方,能让孩子们知道自己每天都要吃的大米饭是怎样来的,分得清什么是水稻什么是韭菜。让孩子们知道一粥一饭来之不易。”上庄镇宣传部门负责人赵雪说。

  京西稻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再从多到少,从少到精,它的身上留存了多少历史和文化的内涵,记录和见证了咱海淀农业的巨大变化,也记录了北京城沧海桑田的瞬间。 (海淀报 晓光)

责任编辑: 李 泳洁
相关报道

海淀公益广告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 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 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86 - 010 - 6267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