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面塑艺术在传承中创新
发表时间: 2017-11-15 来源: 北京海淀文明网

田峰/摄

  2008年6月,北京面人郎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6月,传承了“面人郎”手艺的郎志丽被评为该项目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时年已经75岁的郎志丽,虽然大多时间在教授年轻人如何做面人,但她依然保持了奇巧的灵思,不时会创作出经典的作品。

  郎派面塑精巧细腻

  郎志丽目前仍居住在海淀区北下关街道。她的父亲正是著名的“面人郎”郎绍安。“我父亲家以前也是做小买卖的,有一次在庙会上,父亲帮着家里看摊子时,看见捏面人的,就拔不动脚了,天天去面人摊子上看,后来爷爷干脆带着他拜那位捏面人的师傅为师。”郎志丽回忆说,“原来的面人容易落灰又容易坏,造型简单,我父亲通过长时间的揣摩,对其进行了改进。”郎绍安从棍插式到托板式再到盒装,使郎氏面人的制作逐渐上升到艺术层面,又因其面塑手艺达到细雕细琢的程度,因而逐渐被大伙儿叫成“面人郎”。

  “早前儿,北京捏面人有名儿的一派是‘面人汤’,一派就是‘面人郎’。面人汤捏出的面人就像是国画里的大写意,看起来很有气势。‘面人郎’捏出的面人则是精巧细腻,就好像是工笔画。”郎志丽在介绍北京面塑艺术时说。至今郎志丽家中仍然保留着父亲捏的京剧面人,不仅人物表情栩栩如生,就连裙摆上的每一道褶皱都做了出来。

  小面人大学问

  郎志丽兄弟姐妹九个,在父亲的影响下都会做一些面人。而将面人作为终身事业的只有郎志丽。“小时候,父亲一做面人,我就喜欢凑在他身边打下手。从那会儿开始,我就喜欢做面人。”1957年郎志丽进入北京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后,当年做出了面塑“穆桂英”并参加莫斯科国际少儿艺术作品比赛,获得优秀奖,一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制作一个精细的面人,更需要极大地耐心。“前期和面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先选适用的大米,然后再一粒一粒的将不好的颗粒挑出来。现在的面人颜色比过去要丰富得多,这需要我们根据主色一点点地去调制。复杂些的作品要一个星期才能完成。”

  多年从事面塑,让郎志丽制作时有了自己的心得,并对父亲的一些传统做法进行了改良。“在捏眉毛的时候,我会把面团揉成粗细不一的尖形,让人物的眉峰和眉梢更活灵活现一些。在勾勒人物的鼻窝时,我父亲通常用的是一道印儿的做法,就是拿拨子一下按下去,我会用拨子在鼻子的两侧反复按,这样更显得鼻子圆润自然的多。”郎志丽做出的面人往往更加凸显女性的细腻。

  巧思妙想源于生活

  郎志丽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在郎志丽家中展示柜的正中间放着一副“元春省亲”的作品。“我和朋友出去逛街,无意中发现了这套古式的座椅,两个圈椅一个罗汉床。我喜欢得不得了,当场就给买了下来。你肯定猜不出,这其实是一套打火机。回来我就想拿它做什么好,后来就有了这套‘元春省亲’,把这套打火机放在里面当道具。”

  郎志丽还不断探索突破传统作品的局限,她创作了不少微型面塑作品。一个拳头大小的葫芦里(10厘米高)装下了一百零八将,葫芦里每个人物仅2厘米高,穿着古装,戴着头饰,拿着兵器,黑白眼珠分明,人物造型各异,人物的神态还互相呼应。在微型核桃里放下了十八罗汉,从放大镜中看去,十八罗汉每个形态各异,连手中的法器都非常的细腻逼真。

  虽然已75岁,郎志丽仍会不定期地到海淀各个学校教孩子捏面人。“我现在特别希望有个自己的工作室,家里地方太小,作品都摆不下,学生每次也只能来一两个人。要是我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将会做出更多的作品来,还能同时教授更多人来学做面人。”(海淀报记者 栗洁)

责任编辑: 杨帆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86 - 010 - 6267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