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冷越忙
发表时间:2017-11-21   来源:北京日报

  夜幕降临,北风呼啸,气温已跌破冰点。

  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但对于刘勇来说,这寒夜,正是最佳的工作时间。

  刘勇,北京热力集团输配分公司检修大队检测四班班长,人称“刘大夫”。他的“病人”,是埋藏在城六区近百条一次供热管线,长达上千公里。

  天越冷,刘勇越忙。这两天大风降温,他和同事随时待命。“天气骤冷,供暖就要升温升压,以确保居民室温,这时管道就要承受一次热胀冷缩,很容易有漏点。”刘勇话音未落,电话响了。

  “喂,‘刘大夫’,西大望路南线3号小室北墙有异常情况,您赶紧过来看看是不是哪儿漏了。”电话是管网所打来的,刘勇赶紧联系另外三名同事,带上仪器从单位赶往现场。临出门时,刘勇看了眼表——已是晚上10点多。

  刘勇赶到现场时,运行班组人员已在热力小室附近码放好安全设施,为小室通风。刘勇赶紧穿上防烫服,换上防烫靴,戴上安全帽,绑上安全带,做好下井的准备。

  “可以下井了。”运行班组人员说。刘勇拿出听漏仪,戴上耳机,将一根一米多长的金属探针拧在听漏仪前端的喇叭口上,慢慢下井,钻进热力小室。

  这是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观察室,两根直径800厘米的供、回水管并排穿过墙体,另有一对分支与主管道相连。

  探针接触管壁,哗哗的过水声。刘勇微皱着眉头,仔细听着。片刻之后,眉头舒展,“差不多了”,刘勇心里有了谱。回到地面,他拔掉探针,换成一个小型的三角支架,将探头放在地面上,再次倾听,以判断漏点的准确位置。

  刘勇迈开步,一路走一路听,还不时看看听漏仪仪表盘上的音频波段。突然,刘勇停下脚步,兴奋地大叫一声:“就是这了,我听到哨响了。”确定了大概方位,他又在附近走了几个来回,再次确认漏点位置。确认无误后,刘勇通知抢修人员,开挖补漏。

  这样的工作流程,刘勇已重复了22年。“只不过以前,工具没这么先进,全凭耳朵听。”刘勇说。

  热力管线一般都埋在地下,浅的两三米,深的甚至有十几米,这都能听出漏点,这耳朵得多神呀!“我的耳朵和一般人一样,咱就是干这行的,听得多了,也就能判断出来了。”刘勇说,“漏点的声音类似家里水壶水烧开后发出的哨声,但也要看漏点的大小、形状和部位,漏点不同,声音不同,有的更尖锐,有的更急促……

  刚开始听漏时,刘勇的压力特别大。他一个人听,抢修人员等在旁边“围观”,待他确认漏点,马上挖槽维修。“那感觉,就像上学时,你在写作业,老师站在旁边看。”不好意思的笑在刘勇脸上一闪而过,“答题可以错,可听漏不能错,否则,位置弄错了,浪费时间、人力、财力,更关键的是影响市民供热。那就太内疚了。”

  为了能听准,刘勇几乎每天都带着听漏仪,走街串巷,到处去听,自来水在管线里流动是什么声音,热力管道侧面、底部漏水是什么声音,米粒大的漏点和细针大小的缝隙是什么声音……听一次,他就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再反复听,反复比对。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刘勇的耳朵终于练出来了,有时候比机器还准。

  2016年一个冬夜,地面温度-12℃,红庙路口北辅路上有个井盖不断冒热气,巡视人员怀疑附近管线有漏点。刘勇赶到现场,做好防护后,就下了井。由于热力井不断冒水蒸气,井下温度有五六十摄氏度,为了减少干扰,井内用于通风降温的排风扇必须关掉,地上地下温度相差近七十摄氏度。

  几分钟后,刘勇返回地面,浑身都湿透了。他判断,漏点位置与热力小室之间的距离应该有13米,但仪器给出的答案是20米。

  信谁的?刘勇信自己。“路面车流量大,其他声音干扰也多,可能是杂音让仪器对比时出现了误判。”维修人员也选择信任“刘大夫”,挖开路面一看,刘勇又听准了。

  2016年整个采暖季,一百多次寻找漏点的行动中,“刘大夫”“听诊”准确率超过90%。

  算上刘勇,检测四班一共有6名听漏员,他们负责的管线遍及城六区,管线长度达上千公里。从月初开始,他们就24小时待命,一天跑十几处现场,常常是早上七点出门,凌晨才回来。

  “日坛西侧路1号和2号小室,有情况。”晚上11点半,刘勇接到电话,他和同事们又出发了。

责任编辑:桑爱叶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