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幸:兔儿爷是老北京“保护神”
发表时间:2018-01-29   来源:北京晨报
2.jpg

  进入腊月,年就快到了。作为泥彩塑大师双起翔的弟子,“金光洞”兔儿爷传承人的林爱幸也忙碌起来了——除了要照常备课好给学校里的孩子们讲授泥彩塑制作,还得忙着准备庙会上要用的老北京兔儿爷,“每年的龙潭湖庙会我都会参加,这是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

  不同于市面上那些造型卡通,表情萌化的改良版兔儿爷,林爱幸制作的兔儿爷更加遵循传统,“现在的兔儿爷,大脑袋、小身子,骑一个卡通老虎,比较人性化,跟个小娃娃似的特别喜庆。传统兔儿爷,是祭拜用的,底座特别高大,方便摆放贡品。我做的最多的,就是坐金光洞的兔儿爷,这是咱老北京的保护神。”

  “兔儿爷”相传是哪吒师弟

  “兔儿爷在北京的传承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源于祭月。过去老北京过中秋节祭‘月光马儿’,兔儿爷就是里边捣药的玉兔。这玉兔,因为北京城瘟疫爆发来到人间行医舍药,瘟疫消除之后,人们就用泥塑了玉兔的像,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兔儿爷。”林爱幸说,在东城,还有一个金光洞兔儿爷的传说,金光洞兔儿爷是太乙真人的徒弟,和哪吒是师兄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玉兔下凡行医舍药,受的就是师兄哪吒的请托,“这兔儿爷保平安,保健康,后来祭拜兔儿爷的习俗就一直延续下来。”

  兔儿爷兴盛于清朝,这和乾隆皇帝脱不开关系,“乾隆皇帝他属兔,是8月13日生日。”林爱幸说,“到民国时期兔儿爷还很流行,《四世同堂》里还有兔儿爷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随着老艺人的逐渐去世,兔儿爷也日渐衰败,陷入了无人会做的尴尬境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北京玩具协会希望恢复兔儿爷,找到了我师傅双起翔。我师傅根据过去见过兔儿爷的老人们的描述,还有故宫里的照片,重新恢复了原汁原味的兔儿爷。”林爱幸介绍说。

  拜师双起翔学做兔儿爷

  “我非常喜欢泥彩塑这种形式,泥取材于大自然,不同于水泥、石膏,易于制作和保存。”提到自己学做金光洞兔儿爷的历史,林爱幸娓娓道来,“我对泥彩塑的兴趣要追溯到上幼儿园时,当时我们家还属于生产队,有一次父亲分到了一些煤,用胶泥做成煤球儿。活儿干完了,还剩下一些胶泥,父亲就分给我们这些小孩子玩,捏泥玩意儿,像是泥公鸡、泥哨、泥娃娃……我对这些特别感兴趣,自己捏过好多东西。那会儿没有素材,我就从报纸上找,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剪下来,贴了厚厚一大本儿。进入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开始做泥台灯、泥笔筒,还做过四十多公分高的八仙人儿。”为了做好泥塑,林爱幸买了泥人张的书,照着上面学,“泥人张要往泥人上栽胡子,我就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给泥人做胡子。”

  就这么着,林爱幸进了北京泥人厂工作,后来又去了河北邯郸,做寺庙里的塑像。“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做佛像,锻炼了我的技法。”1992年,林爱幸开始在潘家园一带摆摊卖泥人和脸谱,这样一直干到2003年,才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师傅双起翔,“我第一次去拜访的时候,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当时我带了一件作品,他一直说‘好,好,好’。师傅从来不收我东西,他看见你的活儿,比你给他多少东西都高兴。”2007年11月25日,林爱幸正式拜双起翔为师,跟着师傅系统学习兔儿爷的制作技艺。

  让孩子学习更多民间文化

  “我师傅做的兔儿爷非常传统,兔首人身,以大将军的形象出现,长脸,比较严肃。我做的兔儿爷带点笑容,要和气一些。”因为师傅的支持,林爱幸在原本兔儿爷的造型上进行了创新,“我做的兔儿爷,有骑龙的,有骑凤的,还有骑犼的。我做过一对儿骑龙凤的兔儿爷、兔儿奶奶,兔儿爷托着捣药杵,寓意保平安,兔儿奶奶一手捧着珊瑚,一手托着元宝,寓意招财。2007年,我做了一个大兔儿爷,有六七十公分高,魁头上做了很多变化,衣服纹饰上也做了写实处理,师傅特别高兴。”

  从2012年开始,林爱幸将泥彩塑带进了清华附中国际部,担任东方艺术课老师,专门给留学生讲授兔儿爷、泥塑和脸谱,后来又陆续走进其他中小学校。“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把泥彩塑课程做得更好,让孩子们多学习一些民间文化。还有,要做一些好活儿,真正把这些给传承下去。”林爱幸如是说。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