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街坊们说胡同往事
发表时间:2018-01-30   来源:北京晚报
kjing81345_b.jpg

65岁文保监督员收集街巷珍闻
听老街坊们说胡同往事

 

  即便是在数九寒冬,张亚群也是穿一双薄薄的运动鞋,“这鞋透气,走路多,脚太热,不透气的鞋不舒服啊。”65岁的张亚群是西城区文物保护监督员,已经退休的他从2013年开始,参与出版了两本胡同访谈录。他最热衷的就是走街串巷,和老街坊们聊天,听他们说胡同往事。这几天北京城的室外最低温已经跌破了零下10摄氏度,张亚群却一点儿也没闲着,最新的一本《坊间珍闻——西长安街访谈录》正在编撰中,他需要寻访胡同人家,收集、整理、核实素材。

  “我喜欢听老街坊们拉家常、说往事。我自己就是在胡同里长大的,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了,但跟老街坊们聊起来,那些原本支离破碎的回忆,又全都鲜活起来。”

  ■沧海桑田

  不记下来就全忘了

  “这地方原先有个餐厅,叫‘北海餐厅’,现在早就没了,都修了路。”站在北长街北口,张亚群把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往外拽。

  张亚群1953年出生在江苏无锡。1960年,他7岁那年,跟随父母一起从上海迁居北京,住在北长街的后宅胡同8号。“那时候,有很多手工艺人响应国家号召,从上海举家迁来北京,支援北京商业建设。”张亚群说,王府井的四联美发、中国照相馆等老字号,就是当时最知名的支援北京商业的代表。

  7岁正好是上学的年纪,张亚群进入北长街小学读书。“我读的这个小学,最早叫‘北平市教育会附属小学’,学校以前是昭显寺,俗称雷神庙。我上学的时候,还有前殿、正殿、后殿、东西配殿和北跨院等建筑。现在,已经和50多年前大不相同。只有几棵老槐树和‘雷公殿’前的香炉基座,还能勾起一点儿时的回忆。”

  “上山下乡”后,张亚群离开北长街,后返京参加工作,先后在德胜门、新街口、什刹海等街道工作。“我在胡同里长大,后来又一直参加街道工作,天天跟老百姓聊天儿。看见老街坊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我就喜欢凑过去听。听他们聊那些过去的人、事、景,有些我也有印象的,就跟他们一起聊。”

  等到退休以后,张亚群发现,自己“走街串巷”的习惯已经改不了了。“干脆,把从老街坊那里听来的、自己记忆中的,还有收集史料整理的,都规整规整,写点儿东西吧。不写出来,怕以后年纪越大记性越差,就全忘了。”

  一开始是写博客,从2009年9月19日在起名为“渌水庭院”的博客中写下第一个字,到现在,他已经发表了905篇博文。其中有大量对德胜门、新街口、什刹海、西长安街胡同走访的第一手材料。

  从写博客发展成写书,是在2013年。“当时有很多人在网上找资料,查什刹海、新街口这些胡同的东西,总是搜到我的博客。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知道西城区文研所想做《坊间珍闻》,就毛遂自荐。”

  一本《坊间珍闻》,20万字,前后需要两年多时间。张亚群说,能完成这种体量的作品,对他这个“业余爱好者”来说,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皆备。“天时”,正好退休了,有时间;“地利”,在胡同长大、在胡同工作,够熟悉;“人和”,有大量好心人、街坊四邻、亲戚朋友帮忙,人脉广。

  ■旁征博引

  亲朋好友都有贡献

  《坊间珍闻——什刹海访谈录》2015年1月出版,《坊间珍闻——新街口访谈录》2018年1月出版。现在,他又投身到《坊间珍闻——西长安街访谈录》的编撰工作中。

  这天,他又一次来到西长安街北侧的北长街,走访一位认识了58年的老同学李方济。“方济跟我是北长街小学的同学,我一进学校,分在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