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俊龙:国画里的艺术人生
发表时间:2018-02-06   来源:京郊日报
1.jpg

  ●王世博

  “大道至简至深”是昌平区文化馆的画家白俊龙在谈话中常常提起的一句话。从最早学习绘画到现在,白俊龙已经与画结缘几十年时间。在他的画中动物活灵活现,山水气势恢宏,是中国写意画的艺术与境界的极致体现。这种看似简单几笔就勾勒出的艺术境界绝不是一日之功,而是经过几十年坚实的积累与练习,才能做到如今作品中的收放自如,才能做到随心所欲的在画中表情达意。

  与画结缘

  回忆起最初与画相识,白俊龙仍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常去爸爸工作的地方玩耍。那大片的洋灰地,就是他最早的画纸。拿起石子在地上写写画画出各式各样的线条给了他不一样的童年乐趣,上小学之后,班级里甚至整个年级的黑板报都是由他一手包办的,他不仅喜欢画,画的也好,虽然只是小朋友们上的美术课,但是每一次家长会上他的绘画成绩都会得到表扬。可以说,白俊龙对画画的喜爱是从小就深深地印在骨子里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俊龙的启蒙老师李启良老师发现了他的绘画天赋,从那以后的每个周末,他都会跑到老师家学习画画,阅读一些专业的美术教材,这使他开始从真正意义上了解了什么是绘画。对于孩童时代的他来说,画画是一件极其好玩的事情,他会自己就地取材,用玻璃瓶和连环画制作“幻灯片”给小伙伴们看,也会自己动手描画。“画”是他童年最忠诚的玩伴,自小他就与画结缘,正是这种缘分让他在今后的绘画道路不断上下求索,却始终不忘初心。

  白俊龙对绘画的喜爱,用“喜爱”这个词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他对绘画可谓是“情深意切”,或者是一种近乎痴迷的追寻。但闭门造车总是不够的,后来,白俊龙拜入时任美术工艺学院副院长阿老的门下,十七岁那年他对画老虎情有独钟,更擅长刻画人物的老师阿老便将专精画虎的胡爽盫引荐给他,胡老是张大千的弟子,他的虎画得炉火纯青,而阿老是优秀的速写家。在这两位各有所长的名师教导下,白俊龙真正开始正式接受了正规绘画的学习,画国画的审美和基本功也在这个时期逐渐夯实。

  在下乡插队期间,条件非常艰苦,“最冷的三月份,连门和窗户都没有,冷得睡不着觉。”晚上睡不着,白天也要干活,但是一到晚上或者是其他空闲时间,白俊龙就会拿起钢笔,苦练速写,他的老师阿老在下乡之前叮嘱他,“功夫不能丢”。白俊龙就在小小的卷烟纸上画画,看见什么画什么,而这些栩栩如生的速写,引来了其他学生的注意,“后来几乎所有人都跟我一起学画画。”白俊龙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颇有乐趣,画画成为了他们艰苦的下乡生活中一抹鲜艳的色彩。

  得益于画画的特长,白俊龙从农村直接被招聘到了暖瓶厂,作为美工组为暖瓶做绘画设计工作,“工厂环境特别好,像花园一样。”白俊龙说。那时确实每天都画画,也算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是在他的心里,一直牵挂着一件事,就是要考美院。于是无论在暖瓶厂工作有多辛苦,每天晚上回家,他还是坚持练习素描,为将来的考试做准备。但是万事俱备临近考试时,单位却不肯放人,因为工厂本来就是看中白俊龙的绘画才华将他特招过来的,还是特批的名额,他也理解单位的决定,就暂时搁置了这个心愿,在暖瓶厂里踏踏实实地干了15年。

  后来,还是在老师阿老的推荐下,白俊龙最终以进修的身份进入了工艺美院深造,为此还他与单位“约法三章”,保证在上课的时候也不耽误厂里的进度,对工厂的工作要随叫随到。白俊龙乐呵呵地答应了所有要求,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让他来美院,叫他做什么都行。

  白俊龙觉得,在暖瓶厂的工作虽然也是画画,但却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就像好的画匠永远不能称其为大师是一个道理,“眼高手才能高。”在美院里的学习,帮助他真正打开了眼界,也是在那时,他师从艺术大师李苦禅之子李燕老师,在更多名师的熏陶下,他的艺术水平也逐渐攀升,直至成为今天独成一派的画家白俊龙。

  如今,白俊龙的画涉猎广泛,山水、动物、植物都在他的笔下生辉,他的作品在日本、韩国、香港、深圳、广州荣宝斋、山东王学仲艺术馆、秦皇岛均丰画苑等多个地方举办书画展。就在前不久,他还为中国邮政画了一套“福犬守太平”的贺岁邮票,十二只姿态各异、憨态可掬的小狗在他的笔下活灵活现,这套为狗年贺岁的邮票现已正式出版。

  大道至简

  “大道至简至深”是白俊龙对于中国画的精辟总结,中国画注重于写意,越是艺术境界高的画,就越是抽象而又浑然天成的,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人生百态,白俊龙说:“艺术的后面是哲学。”一个艺术家绘画水平与境界的高低往往取决于他的人生观和眼界,而不是他绘画的手法是否娴熟,“心里所能想什么就能画出什么”白俊龙认为,一个好的艺术家必定也是一个好的哲学家。

  “现在的人们都更愿意把绘画复杂化。”白俊龙认为简单才是绘画的核心。但是,他也同时指出,由繁入简需要一个过程,一上来就想追求“写意”和“简单”是不可行的,所以,在学习绘画过程中的逐渐积累是不容忽视的,“中国画就是以少少许胜多多许。”但是必须肚子里有了东西才有舍得的资本,“本身就两手空空也不能做到‘至简’,这应当有一个过程”,白俊龙觉得这“至繁归于至简”就是中国画的魅力所在,越画越简,才能越画越知其精髓和韵味。

  谈起绘画的灵感,白俊龙将中国画独有的美感归结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画的写意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体现,中国的一切东西都是简的。”就像中国的文字,每个字都是“天人合一”的中国哲学体现,每个字都极具美感。因此,白俊龙不仅精专于绘画,在书法方面也颇有造诣,在练习书法之初临摹了无数名碑法贴,而他练习书法的初衷也是为了能让自己的绘画水平更上一个台阶,“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是相通的。”白俊龙觉得,融汇才能贯通。

  禅意人生

  “水平最高的画叫禅意画。”白俊龙告诉笔者,画是分“品级”的,画“品”的高低都藏在作者的思想感情以及对生活的思考里,所谓的高清的完全复制式的画法中是找不到感情的,所以也就没有了好的作品应有的“禅意”。

  白俊龙认为,“每一幅作品都有独特的‘气’,比如雅气、俗气、霸气、铜臭气、脂粉气等等。”一幅画所拥有的“气”和“画格”都不是由作者的技法所决定的,而是取自于他的眼界和心境,“人格决定画格。”一个人是心胸宽广还是心胸狭隘,是大气磅礴还是唯唯诺诺,全都体现在他的画里。这也是白俊龙一直以来坚持研究中国哲学,并十年如一日的以身践行的缘由,“心纯净了,画才能高雅。”

  无论是为人还是作品都有大家之气的艺术大师李苦禅是白俊龙最为敬佩的画家,李苦禅是齐白石的弟子,他的儿子李燕正是白俊龙在美院进修时期的班主任。提起李苦禅老师,白俊龙讲述了一段颇有意思的渊源。

  学生时期的白俊龙虽日子清苦,但却对画一贯痴迷,不但画画,还藏画,只要遇到喜欢的画就会攒钱买下,为此费了不少工夫。一次,白俊龙偶然间得到了一张署名为“李英”的《迎春栖鹰图》,熟悉的画风让他忍不住将画上的印章拓了下来,拿过去和李苦禅老师的印章一对比,完全重合。而后,白俊龙拿着这张画课间时给李燕老师看,一看发现这是其父亲李苦禅老师32岁时的作品,收藏价值极大,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可以说得上是价值连城。但是白俊龙却云淡风轻的就将这幅画归还给了李苦禅老师,就连李燕提出要重画一张赠与他,都被他回绝了。

  “这幅画放在我这,跟归还到李苦禅老师那,价值是不一样的。”白俊龙至今仍然丝毫不觉得后悔,他发自真心地认为“画归原主”是那幅画最好的归宿,也最能彰显它本来的价值。而白俊龙这种名利钱财皆不入眼的品格,也让李苦禅老师十分欣赏和敬佩,他的老师李燕后来专门赠与他一册表示感谢,“世间爱先父者颇多,然有人爱其人,有人爱其人与艺,亦有人唯爱其画之价钱也,曾有人持先父之作向我海邀重金,乃知我欲集其作以献国家耳,白俊龙君则不然,直将其家藏先父早年之作《迎春栖鹰图》无偿赠我,今已长期陈列于先父纪念馆,无以感戴,以持此册以赠君也。”

  绘画对白俊龙来说意味着生命,他的思想已经和绘画融合在一起注入他的生命当中,不可分离,生活中唯画之外的东西都提不起他的乐趣和热情。“绘画是一门综合的艺术。”白俊龙对绘画的追求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技法,而是将哲学、医学、武术等多种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融会贯通,从中汲取营养为己所用。他的洒脱与淡然也通过他画中的豪爽与豁达传达给我们,令人敬佩。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