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典里没有屈服这个词”
发表时间:2018-02-06   来源:北京晚报

失聪老人荣获抗战馆年度最佳志愿者和本市“最美慈善义工”
“我的字典里没有屈服这个词”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有一位志愿者很“抢眼”。她满头银发,被一群参观者簇拥着,站在文物藏品前,铿锵有力地讲着藏品背后的抗战故事。蓝色的志愿服的胸口位置,还别着一枚闪闪的党徽。讲到动情处,她停顿下来,回过身擦拭眼泪,参观的人群中,也有人在抹眼泪。这位志愿讲解员叫郭秀芝,今年已经70岁了。如果仔细看,还会发现,她还有和其他志愿者不一样的地方——双耳都戴着助听器。

  郭秀芝双耳失聪,借助助听器生活已经十余年了。虽有听力障碍,自2002年退休后,郭秀芝一直热衷于志愿者工作。现在,她参与了多项志愿活动,除了在抗战纪念馆当志愿解说员之外,她还在盲文图书馆为盲人服务,加入了文物保护志愿者的队伍,假期带着孙女去西站为旅客指路。2017年,郭秀芝被评为北京市“最美慈善义工”十佳个人。

  和北京晚报记者交谈的过程中,郭秀芝不认为自己应该是“弱者”,她说,“残缺的是身体,不残的是信念。身残不是落伍的理由,更不是前进的羁绊,有勇气就能使梦想实现。”

  大浪淘沙
  背讲稿考核就她一人过关

  郭秀芝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做志愿讲解员,到2018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她刚到抗战纪念馆是2015年初,当时志愿者负责人吴婷给应征者们发了一叠厚厚的讲稿。

  “当时拿到稿子,我脑袋都大了,这么多字。有2万字,最少的也有1.5万字,这怎么背啊。”郭秀芝告诉北京晚报记者。

  抗战纪念馆分为八个单元,志愿者负责人吴婷告诉郭秀芝,可以一个部分一个部分地攻克,背完后来馆里考核通过,就可以上台正式讲了。

  郭秀芝兴奋地把讲稿揣回家,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拿着稿子背。“有时候躺在被窝里,我都琢磨这词——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参观伟大胜利历史贡献大型主题展览,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两万字的讲稿,就这样被郭秀芝分成了若干个小部分,利用零碎的早晚时间,一点一点地朗读和默想。三个月之后,郭秀芝又来到抗战纪念馆,接受工作人员的考核。

  同一批次的应征者们大多都是年轻人,考核结果是,一起去的应征者中只有郭秀芝一人留了下来。抗战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开玩笑,“您把这些年轻人都比下去了,他们都没成,就您成了。”

  志愿者负责人吴婷说:“最初担心郭阿姨背不下来词,放弃了,但是阿姨特别认真,我们都觉得自己可能不如阿姨在这方面下的功夫深。”

  郭秀芝谦虚地表示,“是他们对我太宽容了,我想着可不能辜负人家的期望。”

  现在,已经成为抗战纪念馆“年度优秀志愿者”的郭秀芝还保持着应征时的习惯,她时常在被窝里复习强化讲解词。“淡季的时候,抗战纪念馆那边讲得少了,我怕忘。白天在街道社区忙完,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会再过一遍讲解词。想想有哪些新的故事可以加入进去。”

  乐此不疲
  一天讲解两三趟一年600场

  郭秀芝现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为数不多的长期志愿者之一。每逢清明前后、寒暑假,是抗战纪念馆内游客较多的时候。这时,郭秀芝平均每周会去工作四天。

  “多的时候,一天得讲三趟。讲一趟这差不多两万字下来,大概要花一个多近两个小时。有时候,我讲中午那波,可能连饭都顾不上吃。有的游客给我盛点饭,让我先吃。我想着那些听讲的孩子可能还没吃饭呢,我可不能这么自私,所以饿着肚子讲。”

  郭秀芝告诉北京晚报记者,一天讲完两三次下来,嗓子有时候都发紧,有的时候自己带瓶水,可以喝。要是忘带了,游客们都特别好,他们从兜里掏出自己带的水,递给她,说阿姨,您先喝点再讲。

  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志愿者负责人吴婷介绍,郭秀芝2017年共在馆内讲解近600场。“每次有培训郭阿姨都来,每次有大型活动阿姨也来,丝毫没有让人失望过。”

  不间断地,有参观过抗战纪念馆的单位和个人给郭秀芝寄来感谢信,信中提到,“郭奶奶已经七十高龄,她还双耳失聪,两个多小时的讲解,这么大的信息量,再加上路程,对于年轻人来说都有一定难度,可郭奶奶的声音一直是那样的洪亮,情绪是那样的高昂,步伐也是那样的稳健。”

  郭秀芝高兴地介绍,有一些导游知道她讲得好,不时会发短信给她预约讲解,只要不忙,她都会过去。尽管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所在地距郭秀芝家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讲的趟数多了,郭秀芝还在讲解方式上摸索出了个人风格。她会在讲稿中穿插着讲抗战历史中的小故事。“在讲赵一曼写给孩子的家书时,我想到自己是个母亲,把自己的体会也放了进去。”在郭秀芝念道:“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很多参观者都抹起了眼泪。

  “有些讲解员问,为什么我们讲就流不了泪,到不了位?我说可能和我年龄有关。我是用心去讲,很多讲解员只是直白地念。我有时候讲,自己的眼泪都能流下来。”郭秀芝说道。

  相互温暖
  “你们是我的耳朵,我是你们的眼睛”

  郭秀芝还把这些抗战文物藏品背后的故事带给了盲人——除了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当志愿讲解员,她还时常去中国盲文图书馆,为那里的盲人们服务。

  “那些年龄小的盲人,到抗战馆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我就借着这块地,给这些孩子讲八女投江,讲赵一曼、吉鸿昌。我给这些孩子说,虽然你们有残疾,但是咱们也得了解历史,学会感恩今天的生活。”

  郭秀芝还告诉记者,有时候她会带盲人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观。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会给盲人们单腾出一间休息室吃饭。饭后,郭秀芝负责地为他们扫去掉在地上的饭渣。

  “最后他们就说,郭老师,咱们下次别来这了,您太辛苦了。我说没啥,我也累不了。”

  除了给盲人们讲抗战故事,郭秀芝还和其他志愿者一起为盲人读书、朗诵诗歌。给他们倒水买饭,扶他们上厕所。据介绍,郭秀芝还经常到距离盲文图书馆不远的公交车站接送盲人朋友。

  “接送盲人时,有的路人问我说,你白发苍苍的,怎么还在这扶盲人呢?先管好你自己吧!还有人给我们拍了照。”郭秀芝爽朗地笑着说,“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是用真心帮助他们的。”

  郭秀芝说,这些盲人就像是她的亲人一般,为他们服务不觉得累。有一次,她告诉帮扶的盲人朋友说,自己也是残疾人,全靠助听器才能听到声音。刚开始时,盲人朋友们不相信,当他们摸索着,触碰到郭秀芝的助听器时,他们说,以后是郭秀芝的耳朵。郭秀芝回答:“你们是我的耳朵,我是你们的眼睛,我们相互取长补短!”

  现在,郭秀芝和盲人朋友们相处得十分默契。她能带他们过马路,去公园,去抗战纪念馆;郭秀芝听不到人讲话时,他们就会告诉她。

  老当益壮
  “残缺的是身体,不残的是信念”

  郭秀芝的耳聋,源于她四十多岁时的一次家庭变故,悲伤过度使她的听力神经受损。

  “残联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领残疾证。我一看,这怎么就成残疾了,特别接受不了。别人跟我说,你这要上公园不用花钱。我宁可花钱,也不能残疾。”说到这里时,郭秀芝哽咽了。

  然而在与北京晚报记者聊天的过程中,郭秀芝言语之间没有透露出自己是需要帮助的“弱者”。

  她说自己能借助助听器生活,然而盲人什么都看不到,更需要关心和帮助。她向参观者们讲述抗日英雄的事迹,让大家感恩英烈流血牺牲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不容易。

  她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写道——“厄运降临,我们用坚强面对考验,我的字典里没有‘屈服’这个词。我们残缺的是身体,不残的是信念,我们的人生道路需要比常人更加顽强勇敢。身残不是落伍的理由,更不是前进的羁绊。撸起袖子加油干,强者的生命之花光辉灿烂。”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