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连元 金嗓乡韵唱新书
发表时间:2018-02-13   来源:京郊日报
zxh8257_b.jpg

蔡连元说唱鼓书。

  金嗓乡韵唱新段,说书赞颂十九大。在春节临近之际,平谷区马坊镇李蔡街著名鼓书艺人蔡连元家里热闹非凡,每天都有一些村民自发地前来听书,欣赏蔡连元新段子《祝福我们的祖国更富强》。伴随着铿锵有力的鼓板声和清脆悦耳的三弦声,93岁高龄的蔡连元神采飞扬地演唱着,其嗓音嘹亮,唱腔优美,声情并茂,低音婉转跌宕,高音清爽激昂。现场的十几名村民听得如醉如痴,情不自禁地连连鼓掌叫好。

  梨园世家出名角

  “相传曲艺艺术始于东周列国,周庄王姬佗为教化民众,命令手下四相梅子青、青云峰、胡鹏飞、赵恒利以讲故事的形式,劝化臣民向善。始分梅、青、胡、赵四大门,京东大鼓是梅、青两大门所传,现可分梅门为大口京东大鼓,青门所传为小口京东大鼓。”打开话匣子,谈起说书的事,蔡连元老师兴致高涨,滔滔不绝。

  1925年3月,蔡连元出生于梨园世家,念过六年私塾。高曾祖蔡名义是大清年间的鼓书名家,论名分是平谷鼓书艺术的创始人之一,因会一部奇书《舟仙传》,常出入庆王府等名门贵胄家中,少年时期便唱红京师。一直沿袭下来,五辈说书,到了父亲蔡志全,得“梅”系真传,通奉天大鼓、乐亭大鼓、西河大鼓、京东大鼓等诸般书种曲调。蔡连元自幼饱受鼓书艺术熏陶,耳濡目染中,12岁便学了几首弦子。他曾随父亲蔡志全到兴隆、保定等地唱过灯棚,每回开书前,还能唱唱小段,渐渐也喜欢上了鼓书艺术。13岁时,蔡连元励志说书,父亲不愿让他像自己一样辛苦劳碌而极力反对,但他跪地苦苦央求:“我是非干您这一行不可!”父亲万般无奈之下,把他送到师弟史德华门下学艺。

  师傅口传心授,徒弟日夜苦学。蔡连元经过五年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弹弦上练出了一手童子功;说唱上练出了一副金刚嗓;表演技法上,抖包袱、排兵布阵、斗艺埋伏样样精通;整体配合上,一招一式沉稳自如,一板一眼名家风范;精通奉天大鼓、乐亭大鼓、西河大鼓、京东大鼓、梅花大鼓、四平调、柳子板等10余种鼓书曲调,会说《玉堂春》《丝绒记》《孟姜女哭长城》《美猴王闹天宫》等上百篇书目。

  18岁出师后,蔡连元带着家里为他置办的绸布长衫、千层底布鞋、皮袍等一身行头,每日到天桥“治脚猛”的园子、前门箭楼和前门的外八胡同说书,成为享誉北京的鼓书名角。

  老区演出受欢迎

  1950年底,北京市成立了文学艺术联合会,举办了为期四个月的戏曲文艺界讲习班。讲习班由著名剧作家田汉主持,老舍、梅兰芳、王尊三到各组指导,蔡连元与常宝堃、连阔如等千余名曲艺家参加培训,一边学习文艺工作新政策,接受推陈出新的新思想和新文化,一边学习《斗地主》《横渡大渡河》《王大娘送子参军》《九一八日本占了东三省》《杨成武北上抗日》等几十个新段子。

  四个月里,各位参加培训的曲艺家在前门箭楼上比赛说书唱戏,看谁说得好,唱得好。侯宝林说相声,关学增唱琴书等轮番登台亮出绝活,热烈的掌声接连不断,蔡连元唱的是西河大鼓《叶大嫂》,大家纷纷齐声喝彩,不让下台非得再唱两段才行,紧接着,他又唱了《过江三勇士》《姐儿俩拾棉花》,才让他谢幕下台。

  1952年初,蔡连元报名参加了慰问革命老区演出团,与曹宝禄、王魁英等百余名曲艺家,奔赴河北省保定市易县、高阳县及周边各县演出两个月。每到一个县,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模范村、中心点演出,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唱诵革命英雄事迹和先进人物故事,深受老区人民欢迎。老区人民自己吃糠、山药、白薯、野菜,却给演员们做干饭、烙饼吃,使他很受感动,唱得更加卖力,嗓子疼了喝口热水接着唱,从没落过一场演出。一天到晚,忙着赶场,虽然很累,但通过说唱大鼓书感谢老区人民对中国革命做出的贡献,使他深受教育,增进了对老区人民的感情,觉得特别有价值、有意义。

  时隔不久,国家开始组织成立正式演出团体,蔡连元不仅各项考核顺利过关,而且深得曲艺家王尊三先生器重,保举他去中央广播说唱团当三弦教师,但是每月130斤小米的薪金,难以养活全家十余口人,于是蔡连元回到老家马坊李蔡街,边种田,边从艺。

  辛勤育桃李

  1952年春节前,平谷组织慰问团到北部山区巡演,蔡连元和他父亲应邀参加,从熊儿寨到镇罗营、见子庄、大庙峪等北部山区各村演出,每到一处,都是蔡连元和他父亲先唱一段后再开大会。

  开始回乡的头几年,蔡连元除了在乡下说书外,时常回到天桥、前门箭楼和昔日的书场去说书,会见同行老友,相互切磋。1963年四清运动开始后,天桥的书场被关闭,他也就再没有回到京城去说书。

  自此后,蔡连元走上了民间说书之路。冬走山,夏去川,春秋两季到镇店,远到东北沈阳、陕北革命老区,近到河北的张家口、衡水、兴隆、承德、保定、白洋淀、定兴、石家庄,还有昌平、怀柔、密云等北京市各区县,以及平谷区各村,足迹遍布华北、东北地区。几十年没在家里过过春节,腊月二十八骑车赶路,初一到初四唱第一个灯棚,紧接着初五又赶到下一个灯棚,唱过正月十五回家转,沿途边赶路边说书。

  蔡连元选择了民间,民间也为他搭建了展示风采的广阔舞台,在鼓书艺术传承与发展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出艺那年他曾在师傅家门口见到平谷调创始人南太务村王宪章先生,当时他激动不已,心想,“一定要把家乡的平谷调发扬光大。”

  平谷调作为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至今,逐渐产生了以平谷本土为主要演出区域的乡土线和以京、津、沈阳等地为主要演唱区域的城市线两条传承线,蔡连元作为乡土线代表人物,他演唱的平谷调蕴含着浓浓的乡韵、满满的乡情,将平谷调推向了高潮。

  “小口平谷大鼓比大口平谷大鼓的句子短、腔也短,行腔顿挫有致,半说半唱,铁片大鼓就是由小口平谷大鼓发展来的,俏而婉转,特别好听。但是平谷本土发展的平谷大鼓,跟传统的调儿更靠近,味儿也更浓,节奏鲜明紧凑,声音高亢嘹亮。”

  为了后继有人,蔡连元将鼓书技艺传授给金河、金海、金山三个儿子和金英、月英、翠英三个女儿。他还遍栽桃李,在各地说书的同时,先后收了十几个徒弟,河北的杨晓荣与京城里的施淑兰、马玉兰唱得都不错,密云的两个徒弟吴桂芬、吴桂芳在兴隆、密云唱得挺红。大兴庄镇周村的徒弟周柏如弦功唱功俱佳,周柏如也收了个徒弟兴隆县的李金苹。这师徒二人不仅唱遍北京地区,还经常到河北外省市说书,曾到老舍茶馆演出,参加过北京市传统曲艺会演。

  说唱鼓书劝人方

  说书唱戏劝人方。古代有说书的唱戏的一般说的唱的都是劝人的话,劝导人们做事应方正。纯粹的艺人靠的是艺术的精粹,得的是人们的口碑,宣传的是道德文化,赚的是人们尊重的钱。旧时代唱戏开台之前都要奠台,奠台的本意是表明戏台上决不演违背因果的事,不宣传伤天害理的事,如果违背了自己的做人良心,甘愿受天谴。

  从拜师学艺的第一天起,蔡连元就跟师傅立下誓言,“时刻牢记说书劝人方的古训,每场书都要先奠台后开说,以弘扬鼓书艺术为己任,只说劝人向善做好事,靠自己的艺术本事吃饭。”

  传统鼓书艺术是中国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在鼓书艺术传承与发展中,蔡连元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始终坚持鼓书艺术的教化民众原则,一生不演闹剧,只说人间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只唱忠义兴亡、古今轶事、世态炎凉,是鼓书艺术的传承弘扬者和艰难实践者。

  说唱鼓书75年来,蔡连元充分发挥教化功能、娱乐功能,数十万场演出说的都是传递正能量、提振精气神、赞颂真善美的精品,给广大观众带来无尽的快乐、知识的增多、审美的愉悦、情操的陶冶、心灵的启迪和丰富的精神食粮。也因此而闻名全国,享誉北京,在鼓书界,有“金刚嗓、搁不倒、撂不败”之美誉,只要一提起蔡连元,没有不竖大拇指称赞的。

  志在鼓书,历久弥坚。2000年夏,在平谷区文联的大力支持下,徒弟周柏如、徒孙李金苹伴奏,蔡连元连续唱了半个多月,录制了49张光盘的《蔡连元大鼓书精选集》,含有以奉天大鼓、西河大鼓、乐亭大鼓为主的72个鼓书曲目。其中,《王二姐思夫》《双锁山》《刘瑞兰借米》为中篇书目,《丝绒记》为长篇书目,西河大鼓《百山名》《十二月古人会》被誉为说唱艺术中的启蒙级瑰宝,充分体现了其独特的鼓书艺术风格。既有传统鼓书艺术美感,又有唱腔技艺的精彩创新,还有自己构思的原创书目,具有极高的欣赏和艺术价值,为后人传承、弘扬、研究鼓书艺术提供了重要参考。

  “只要有人愿意学鼓书,我仍然继续开门授徒,以更好地传承鼓书艺术,更好地把平谷调发扬光大,更好地传递正能量,为中国的鼓书事业发展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

  如今,蔡连元虽已耄耋之年,仍心系鼓书艺术,坚持传递正能量,令人钦佩不已!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