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虎山
发表时间:2018-07-02   来源:北京日报

  “我爸爸是养大老虎的!”每次说到爸爸,7岁的小元宝一脸得意,他很享受伙伴们的羡慕。

  小元宝的妈妈可没心情得意,老是提着心,吊着胆。“他以前养鸟,可谁想到去养老虎了。”赵荆的妻子说,赵荆刚到狮虎山那会儿,她每天要打四五次电话,问题都是一个——“你没事吧?”

  “我挺好的!”赵荆每次都这么回答!

  养了十多年朱鹮,第一次走进狮虎山,赵荆也心惊胆战,甚至再听相声《虎口遐想》都变了味道。“那是狮子、老虎,可不是小猫、小狗。”赵荆说。

  狮虎山中,兽舍和运动场之间有三道配重门,必须同时关上。

  “铛铛铛。”赵荆拍打着兽舍的铁门,这是开饭的信号。

  “嗷……嗷……嗷……”一阵低吼,白狮夫妇从运动场跑回了兽舍。母狮先一步跑进串笼,赵荆马上放下配重门,把公狮隔在分配通道。“公狮会抢母狮的食,得分开投喂。”

  四斤牛肉,三斤羊腿,半斤鸡架……母狮叼着食物,走进兽舍的角落里,它还用身体挡住食物,生怕公狮来抢。

  “嗷……嗷……”咆哮声起,公狮闻到了味道,张开血盆大口,显得有些焦躁。

  待母狮吃完,赵荆才把公狮放进串笼,准备好的食物刚刚投下,公狮迫不及待地抬起爪子,猛地按住食物,大口撕咬起来,丰厚的鬃毛摆动起来,很有气势。

  赵荆是动物园饲养队食肉班班长,狮虎山大当家,照顾着4只非洲狮、两只东北虎、两只白化孟加拉虎、两只美洲豹。

  “猛兽其实也有感情。”赵荆望向兽舍,就像望着朋友。

  刚来的时候,为了和老虎建立信任,赵荆把四斤重的牛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既方便老虎进食,也便于老虎熟悉他的气味。喂食时,赵荆很温柔,轻拿轻放,“它能懂你,知道你爱护它,如果你的动作太粗暴,它就有戒心了。”赵荆说。

  现在,老虎能听出赵荆的声音,只要他来,就会变得温顺。

  “来喽,过来喽。”赵荆喊道,一头母虎跑了过来,身体紧贴着铁栅栏门,赵荆笑笑,伸出手背,轻轻抚蹭着母虎的背。

  赵荆的手很有分寸,绝不伸进铁门内,“他们是猛兽,不是宠物。”

  赵荆很注意保护狮虎的野性,他觉得这是对它们的尊重。狮虎山中没有森林和草原,赵荆就自己琢磨游戏,训练狮虎的野性。

  比如把花椒、酱油、醋,撒在墙边;把肉搁在纸箱里,藏在草丛里,让狮虎凭着嗅觉,自己觅食;偶尔,赵荆还会往兽舍里丢进一条活鱼,活鱼乱蹦,老虎伸出爪子一拍,死死按住……“其实老虎的食谱里并没有活鱼,这就是锻炼它的灵敏。”赵荆说。

  狮虎山的运动场中,有垫料池,有水池,赵荆会利用这些设施模拟森林中的落叶、荒原中的水域……狮虎奔跑起来,攀爬跳跃,低吼阵阵……每每看到此景,赵荆都很开心,“这才是百兽之王。”

  兽中之王也有脆弱的时候。

  一头狮子反复用爪子蹭墙,很反常,赵荆仔细观察,发现它脖子上起了“小包”。赵荆赶紧请来兽医,一检查,狮子得了皮下血管瘤。

  瘤长在狮子身上,赵荆却浑身不自在,“替它难受,希望它快点儿好起来。”

  麻醉、固定、剃毛、消毒、做B超确定肿瘤位置、电刀切除、缝合……手术做完了,兽医离开,赵荆则变成了“护士”。

  创伤愈合,新肉滋生,会很痒,担心狮子把缝合的线挠开,赵荆和同事24小时守在兽笼外,白天给狮子喷消炎药;晚上也不敢合眼,只要看见狮子想要挠伤口,就赶紧分散它的注意力……

  整整一个月,狮子好了,赵荆和同事,才放心睡个踏实觉。

  因车祸重伤的雪豹“凌雪”来京疗伤,也是赵荆护理的。

  “凌雪”疗伤,受到了国内外网友的关注,赵荆压力很大。又是很多个不眠之夜,喂食、观测、化验排便……“凌雪”渐渐熟悉了赵荆他们。没想到,“凌雪”恢复了体力,凶性渐显,只要有人靠近,它就低吼,准备攻击,这给护理带来了很大的难度,赵荆他们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帮助“凌雪”恢复了最佳状态。

  “凌雪”要回家了,赵荆瞅着它,轻轻地说:“走好啊,回去好好养着,早点恢复,有机会我去西宁看你!”

  “凌雪”望着赵荆,似乎听懂了。

  获得猛兽的信任,让赵荆很有成就感,“动物其实和人一样,你有多爱它,它便有多爱你。”

原文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8-07/02/content_261588.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