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坨追雪
发表时间:2018-07-12   来源:北京日报

  虽已是盛夏,可时少英的心仍在小海坨的冬季。

  小海坨,海拔2198米,号称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之一。

  时少英,北京市气象台副台长,曾经酷爱爬山。

  “心向往之,却总是错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小海坨,时少英就是这样的感觉。她没有想到,在因工作很难挤出时间爬山的现在,竟可以拥抱小海坨!5个月内频繁登顶。

  2022年北京冬奥会,将时少英与小海坨联系在了一起。

  2008年以来,历次重大活动气象预报服务中,都有时少英忙碌的身影。2022年冬奥会,她依旧担纲重任。

  小海坨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比赛场地,天气预报空间精细程度要求达到百米级。但目前北京冬季山区天气预报尚是“短板”,不仅预报经验少,观测数据也缺乏,小海坨山上的气象站点仅有三个……

  这道难题,是小海坨送给时少英的“见面礼”。

  想摸清小海坨的脾气,就得先亲近她。

  上一个冬季刚刚来临,时少英和同事们就来到了海坨山下。

  刚好冷空气过山,时少英当即决定,“走,上山。”

  清晨,一大片灰沉沉的云遮住整个海坨山顶。“在城区从没见过这种云形。”时少英有些兴奋。车进海坨,一大朵一大朵淡积云和层积云,错落有致地飘在头顶,时少英侧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云层,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

  下车爬山,时少英恢复了“驴友”的状态,却没有了“驴友”的心境。她无心观赏风景,不时地抬头看云,随着山势起伏,感受着风和体感温度的变化,她摊开笔记本,记下:“11月10日,中午12时,气温-8.9℃,阵风22米/秒(相当于9级风),体感温度-22.4℃。”

  走着走着,草丛上出现了薄薄的雪粒。“什么时候下的?”时少英一问,雪是昨天午后下的。

  “同样的天气系统影响下,昨天下了,今天就没下?”从山上回到驻地,时少英一直琢磨着这个问题,她顾不上休息,调出云图,和同事们详细分析天气系统的变化。

  夜已经很深了,时少英还没有休息,她打开电脑,写下了第一篇“冬训日记”。这是她给自己和团队成员布置的作业,每天都要记录天气的变化,分析难点,积累资料,查漏补缺。

  雪,很快又来了。

  连续两天预报11月23日有小雪,上午11点左右开始,下午3点左右结束。

  “走,上山追雪。”

  “下小雪山里的能见度如何?”“气流过山时怎么流动?”“这种类型的降雪可能对高山滑雪造成什么影响”……时少英期待着这次追雪能找到答案。

  追雪,一点也不浪漫。

  山路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5人,缓慢地前进着,一会儿仰头望云,一会儿低头查看风速仪和温度计……

  “看,飘雪花了!”一名队员兴奋地喊着,时少英一看表,10点半!降雪比预报稍微提前了一点儿。

  兴奋很快被寒冷冻住。

  临近山顶,队员们已走进云中。气温降至-16℃,相当于13级的阵风(风速30米/秒)呼啸而过,体感温度-34℃!

  狂风中,每个人都在摇摆,脸庞冻得发紫,手机和仪器早已停止了工作……时少英已感觉不到耳朵的存在。同伴口渴想喝口水,拿出水瓶,已是冰块一坨。

  时少英艰难地挪着步子,想和同伴一起到赛道的起点去看一眼。

  “不行了,我走不动了,身体正在快速失温!”后面传来一名队员的喊声。时少英赶紧嘱咐他到背风坡休息。“当时手机因低温自动关机,要是真出事,呼救信号都发不出去。”时少英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担心同伴的时少英却忘了自己,安顿好同事之后,她和其他同伴还是坚持要去看赛道起点……

  冒险换来了收获,这一天的“冬训日记”中,时少英写道——

  “下雪时,山顶能见度不好,但赛道尚可”;

  “云如帽子扣在山顶,雪量很小,风很大,卷着雪吹散在四处,预报时可报零星小雪”;

  “降雪4点多才结束,比预报晚了一个多小时”;

  ……

  5个月来,平均每星期至少上山一次,大风、降雪、雾霾等不同天气类型,更得上山。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冬训5个月,时少英对这句诗有了更深的理解。

  2018年2月4日天气记录:“竞速赛道8号站风向,总是偏东风,待验证。”

  上山一看,大家才明白,原来是“树枝惹的祸”。北风吹来,一根很高的树枝随风摇动,恰好挡住了风标的移动,“偏北风”全变成了“偏东风”……时少英赶紧记下这个发现,“冬奥工程建设初期,会遇到很多特殊的情况,得综合判断、解决问题。”

  除了日记,时少英团队的“冬训作业”还包括学习山地气象理论知识、学习雪上项目知识以及气象条件对项目的影响、自学英语……

  现在,“雪盲”们说起高山滑雪头头是道,“天气就是高山滑雪的‘天花板’,气温、湿度不同,雪质就不同,运动员给雪板打的蜡就不同;风太大就会影响到运动员的人身安全……”。

  “‘哑巴英语’必须克服!”时少英说,这是她和队员们的目标。“要想未来竞赛团队用好我们的天气预报,前提是要有良好的沟通。比如裁判问‘天气什么时候好转,什么时候可以比赛?’没有翻译,咱们得马上解释清楚。”时少英说。

  春节,时少英和同事们也没休息,她的注意力在小海坨和正在举行冬奥会的韩国平昌之间不停切换,对比两地气象数据,分析同样时间段的天气状况,判断相同气象条件对海坨山的影响……“平昌冬奥会因天气变化造成赛事调整或取消的情况,一共有18次。”时少英说。

  再过四个月,时少英又要进山追雪了。

  2020年高山滑雪测试赛,时少英团队正式开始服务,即将到来的冬季是他们积累预报经验的最后机会。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时少英说完,笑了,这压力之下的笑容,闪烁着满满的自信。

原文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8-07/12/content_264268.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