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霞 孝义齐家爱暖人
发表时间:2018-09-10   来源:京郊日报

刘彦霞喂零食给婆婆吃。

刘彦霞给婆婆剪指甲。

刘彦霞陪婆婆看书解闷儿。

  1994年到2018年,24年教书育人,她在三尺讲台上播撒知识的种子。1997年到2018年,21年尽心尽力照顾婆婆,她将“孝”字镌在心间。如果说,三尺讲台是她工作的舞台,那她和婆婆的故事就是生活中的课本,桩桩件件春风化雨。她,是学生们的天使老师,是老公的阳光媳妇,是婆婆最亲最近的好儿媳,她的名字叫刘彦霞。

  事故中的痴情姑娘

  1994年,家住平谷区金海湖镇韩庄镇上宅村的19岁姑娘刘彦霞师范毕业,在韩庄中学开始了她的教师生涯。1997年,刘彦霞经人介绍认识了同镇滑子村的小伙子倪学军。俩人一个在校教书,一个在市里忙碌,一直靠书信来往。从4月1日第一次见面到11月,两个人写过的信已经摞了厚厚一沓。倪学军的父母商量着再过一段日子两家见个面。

  离约定见面的日子还有两三天,倪学军父母煤气中毒了,他家亲戚急急忙忙跑到刘彦霞的学校,想接她过去瞅一眼。一听是煤气中毒,刘彦霞二话没说就上了车。

  当时给自己介绍对象时并没有说清男方的条件,几十次的通信中也没有过多涉及男方家庭情况,下了车她才发现那是怎样的一个家啊:石头砌的院墙没有大门,破旧的石头房一个屋子用的是糊纸的木框窗户,一个屋子干脆是用铁丝绑上的旧窗户。学军的父亲脸色酱紫,躺在地上的门板上,已经去世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被吓哭的刘彦霞又被拉到车上,直奔县医院急诊室。

  到了医院,刘彦霞更是吓了一跳。病床上学军的母亲脸色酱紫,口吐白沫,浑身不断地抽搐,嘴里咬着一片医生放进去的竹片。旁边,倪学军正一脸悲伤地用力按住母亲那支不断扭动、插着输液管的胳膊。

  晚上从医院回来后,刘彦霞像没了魂似的。蒙上被子,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惊慌、害怕还有委屈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堵在喉咙口,让她说不出话,喊不出声。

  那天,家里的大人们失眠了。第二天一大早儿,一家人坐在炕上。一向贤淑明理的奶奶发话了:“孙女,我知道你心里苦,可人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要再跟人家散了,他家就真散了,做人不能那样!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人这一辈子总得吃点儿苦,咱家这么多人,都会帮你。”这句话也成为刘彦霞一路坚持下去的动力。

  其实,大哭过后的刘彦霞心里早有了打算,听了奶奶的一席话,看了父母肯定的眼神,她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当天一下课,刘彦霞没有回家,而是坐公交车赶往医院。这一去,就经常是几天几夜不回家,一放寒假就干脆住在医院。

  困难中的刚强“汉子”

  由于大脑长时间缺氧,学军妈一直昏迷,还要每天到高压氧舱打两次氧。输到第15天,主治大夫劝他们,要是能醒早就醒了,即使醒了,以后也是个植物人。倪学军和刘彦霞不信:只要有一口气就继续治,治一天就有一份希望。刘彦霞心里还想着,学军已经没了爸,怎能再没了妈呢!

  在医院的第40天,刘彦霞习惯性地一边和学军妈说话,一边给她活动四肢,等把手放在她眼前来回晃动时,学军妈的眼睛动了一下,再晃,又动了一下。眼睛能动就证明还有希望,大夫让试着喂点儿流食。刘彦霞买来大人孩子都喜欢喝的乐百氏,把吸管放进学军妈嘴里,慢慢挤着瓶子,挤出来多少从嘴角流出来多少。刘彦霞索性买回来好几排,每天都一点点挤着试。突然有一天,挤出来的乐百氏“咕咚”一下被学军妈咽了,再挤,又咽了,刘彦霞高兴坏了。

  过了两天,回家洗澡换衣服的刘彦霞再回到医院替换倪学军的时候,发现学军妈醒了。那一刻,她觉得40多天的坚持都值了。

  被送进医院的第48天,学军妈出院了。学军姥姥把学军妈接到罗汉石村照顾。一切安顿好后,倪学军想了很久,写了一封分手信。收到信后,刘彦霞立刻回了一封,她不仅不分手,还要替他照顾好家,过好日子。

  考虑到姥姥岁数大了,刘彦霞和倪学军又把学军妈接回了家里。爷爷70多岁了,二弟还没毕业,小弟正是初三的最后半学期。刘彦霞给邻居大妈一点儿钱,白天帮忙照看学军妈。中午、晚上一下班,她都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倪学军家。

  倪学军家没有太阳能洗澡设备,夏天,刘彦霞就用轮椅把学军妈推到自己家洗澡。赶上学校忙,干脆让她和自己睡在一个炕上,一住就是一两个月,家人、邻居们都一起帮忙照顾。冬天,没有暖气,也没有洗衣机,刚学会扶着走路的学军妈不会控制大小便,老是尿裤子。最冷的那几天,学军妈半天尿了四回,刚给换上干净的又尿了,最后一条棉裤都没有了,急得刘彦霞在院子里一边用扎骨头的凉水洗衣服一边掉眼泪。实在没得换了,她翻出柜子里的秋裤全给学军妈套上,再裹上一床被子。

  倪学军家有两处房子,另一处在村北山根下,屋里连墙都没抹,只有一张破旧的小床。为了方便照顾学军妈,刘彦霞从家里抱来一床被子,每天哄学军妈睡着,检查完小弟的作业后,就回那儿睡觉。夜里十点多,没有路灯,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她疾步小跑。为了壮胆,还把家里那条小狗“旺旺”拉过来做伴儿。

  16个月,学军妈从毫无意识到能吞下稀饭,从坐着都需要人扶到拉着别人一只手就能站起来,刘彦霞把大夫口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16个月里,她照顾病人、下地干活儿、学习做饭、涮洗衣服、处理这个残缺家庭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她把自己这个爹亲娘疼的“公主”活生生变成了困难中的刚强“汉子”。

  生活里的“万能超人”

  1998年12月,刘彦霞、倪学军领证了。学军妈正式变成了婆婆。等到全家搬进有暖气的新楼房时,婆婆已经能够自己吃饭、上厕所、慢慢走动,说一些简短的句子了。刘彦霞仍在韩庄中学任教,每天早上五点钟起来给婆婆做早饭,顺便把中午饭也准备出来。早饭摆在桌子上,午饭用碗扣着放在暖气上,再把厨房门锁好。一切妥当后,把婆婆叫起来,给她穿衣服洗脸,照顾她吃早饭,把电视打开,把防盗门锁好,自己再去赶班车。有时工作忙,她就带着婆婆一起去学校,上课时就让婆婆坐在办公室里,中午再送到母亲那儿。

  倪学军在市里工作,周末才能回来。大米、白面、煤气罐都是刘彦霞自己扛上楼。厕所漏水了,维修要一袋水泥,工人不负责搬运,她自己扛着一袋一百斤的水泥从一层爬到六层。

  怀孕五个月的刘彦霞挺着大肚子给婆婆洗澡、洗衣服、做饭,帮她换衣服、剪指甲、做锻炼。她没像其他孕妇那样变着花样吃好的,十个月里,她吃的最好的东西就是从楼下熟食店买的半斤大虾,还基本全给了婆婆吃。

  为了照顾婆婆,她把不到一岁的孩子送到母亲那儿,直到该上学了才接回来。

  前些日子,刘彦霞给婆婆包核桃,婆婆坐在一旁拿起一个包好的核桃仁,刚放到嘴边,又伸到了刘彦霞嘴边,说:“你吃。”刘彦霞又惊又喜,早些年,婆婆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为啥先给我啊?”“你累。”简单的两个字,让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路走来的所有辛苦,此时此刻都化作了满满的幸福。

原文链接:http://jjrb.bjd.com.cn/html/2018-09/10/content_280244.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