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儿
发表时间:2018-10-15   来源:北京日报
lhao8a43_b.jpg

  明明只有12岁,一言一行,却像极了年逾花甲的老人。

  明明只有不到10句台词,依然认认真真、开开心心地排练了一年多。

  “每次老师给讲戏,我都能听出点儿不一样的内容来。” 曾洵眨眨眼,圆圆的脸上,眼睛特别有神。

  曾洵是门头沟东辛房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学戏已有3年多。

  挺清秀一孩子,干嘛学老生?“我姥姥喜欢。”曾洵的回答出人意料。

  曾洵是姥爷姥姥带大的,姥姥是票友,跟家操持家务的时候也爱哼唱几句样板戏。说起外孙子,姥姥笑眯了眼,“老师和家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从小就贴心。”

  一次排戏,老师给曾洵扮了个书生,教戏的老师一瞅,眉清目秀,俊得很,“怎么样?要不学小生吧。”

  谁不爱美呀,曾洵也想扮个翩翩佳公子,比戴着髯口整日持重的老生漂亮得多,可他想了想,还是摆了摆手,“我姥姥不喜欢听小生的腔调,所以我还是学老生吧。”

  其实,曾洵小时候不喜欢京剧,甚至有点儿害怕。姥姥看电视爱看戏曲频道,小曾洵也跟着看,花脸一登场,“哇呀呀……”小曾洵一愣,就往姥姥怀里躲,埋着脸,吵着“换台换台。”

  上了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有各类传统艺术课程,因为嗓子好,曾洵先后学了快板、评剧,“都特好听!”曾洵说。

  三年级时,学校艺术节有个节目是样板戏选段《迎来春色换人间》,曾洵被选成领唱。

  回了家,曾洵就拉着姥姥,嚷着要学戏。这可把姥姥吓了一跳,“你不是害怕吗,怎么又要学了!”

  姥姥被磨得没脾气,就辅导起曾洵,她也没太当真,以为外孙子就几天的热乎劲儿,演出那天,她特意嘱咐姥爷录了像,回家一看,“嘿!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自此,曾经“怕”戏的曾洵“爱”上了戏。

  真学戏,可不是做游戏,耍花架子,那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曾洵开始练基本功,劈叉下不去,就一点点压腿。有一次老师帮忙,咔嚓一声就下去了,“我觉得都不是我自己的腿了。”曾洵说着,吐了吐舌头。

  练拿大顶,曾洵胳膊没劲儿,全靠“铁头功”。每一次,姥姥都会守在一旁,拿着秒表帮他计时。

  曾洵脸憋得通红,但还笑着跟姥姥逗趣儿:“您瞅,我的头多有劲儿。而且床是软的,摔不着我。”其实他心里头挺害怕的,“可谁学戏都得这么来一遭啊!”

  曾洵坚持练了一个多月,拿大顶一次可以坚持1分钟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曾洵还真有学戏的韧劲儿,虽然每天念叨着“浑身疼”,可晚上写完作业还是雷打不动地练功一两个小时。“姥姥说了,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就知道了。既然喜欢,当然不能偷懒。”曾洵说着,噗嗤笑了,“嗓子可不敢随便吊,怕扰民。”

  最近,曾洵师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青年教师王文端。只要有空,他就会去老师家里学戏。王文端说:“小伙儿上进,嗓子好。”他常和曾洵说:“学戏不仅讲究唱功做派,学戏更是学做人。”

  曾洵真听进去了。

  国庆节前,门头沟教委举办校园国剧展演,6个原创京剧剧目登台。曾洵在两出戏里有角色,一出是主角儿B,还有一出是配角儿。曾洵没二话,让演什么演什么,“配角儿也得演好绿叶,衬托出主角儿这朵花美,这样一出戏才精彩。”曾洵说,他觉得每排一次戏,自己就长大一点儿。

  “学戏好处可多了。”曾洵掰着手指头数,“能强身健体,能演大英雄,最关键的是能学会很多知识。”

  同学都怕写作文,一到名人名言或是典故传说就犯怵,曾洵一点儿不怕,“传统剧目每一出都是一个道理,再加上老师给说戏说得特别细,一句一句地抠,所以我写作文的时候特占便宜。”

  学戏惟一的“苦恼”,就是得剃秃瓢儿。小伙伴儿常拿这事开玩笑,有那淘气的,还伸手摸一摸。“嘿!真亮堂!”“咱们班省电了,这大灯泡可真亮。”曾洵脾气好,跟着小伙伴儿一起笑。“哪儿能真生气,最多就是有点不好意思。每次演出,他们都还给我可劲儿叫好儿呢!”小得意,爬上了曾洵圆圆的脸。

  今年,曾洵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我想考戏校。”那之后呢?想成“角儿”吗?

  曾洵想了想,慢条斯理地说:“先好好学,未来能不能成角儿,要等到未来才知道啊。”

  确实,每一个美丽的梦想都始于最初一天一天地坚持。

原文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8-10/15/content_288005.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