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这颗81年前射出的子弹
发表时间:2018-04-02   来源:北京日报
tzg841_b.jpg

在高楼遗址发现的当年侵华日军射出的子弹。

  3月31日,北京昌平与河北怀来交界的一座山梁上,军队的集结号突然响起。激越的号声回荡在山谷。靠近山梁的一座纪念碑前,100多名身着黑色外衣的志愿者,在号声中默默低头,缅怀81年前在抵抗日寇的南口战役中牺牲的3万多名中国将士。

  这场主题为“请抗战忠魂检阅青春”的春祭活动由多个公益组织共同发起,参加祭奠的有在校大学生,有退休老人,有企业、机关单位职工,有一直在寻找抗战老兵的志愿者组织。

  举办祭奠活动的山梁名叫高楼,海拔1439米,是1937年南口战役中海拔最高的阵地。周六上午,志愿者们从山脚下的一个村庄集结出发,经过1个小时的攀爬,来到山梁附近的纪念碑前。白色的石碑上镌刻着醒目的金色大字:“纪念一九三七年八月,在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抗击日军侵略,在此为国捐躯的将士”。

  组织竖立这块纪念碑的是昌平志愿者杨国庆。2009年,他带着附近村民花了6个小时把石碑、水泥等材料运上山,立下这块石碑。2018年的这次祭奠活动,他也是主要发起人之一。

  “先擦拭纪念碑。”在老杨的号召下,几名志愿者先用纸巾擦拭掉了纪念碑上的浮土,并把围拢在石碑四周的石块码放整齐。

  伴随着起床号、集结号号声,祭奠仪式开始。在敬献了果品、鲜花之后,就是最庄重的环节——诵读祭文《南口祭》。“七七事变,倭寇南犯。民族危亡,势如累卵。南口之北,国土沦陷,南口之南,有我家园……寸土浸血,忠骨成山。南口一役,鼎足成三。三月亡华,神话成烟……今我后辈,长记先贤。若无当年,焉有今天……”

  站在碑前领诵的高爱华,就是一名抗战老兵的女儿。她的父亲高增3年前去世,老爷子曾在山西、河北、河南、陕西等地方抗击日寇,多次负伤,胳膊、腿脚都落下了残疾。“我爸生前给我讲抗战时候的事,讲着讲着就会哭,太惨烈了。他当过机枪连的连长,一个连100多人,一仗打完了就剩16个人。一名勤务兵为了掩护他,身上中了7枪!”

  2013年5月,高爱华带着老父亲重回他受训过的抗日战争第二战区军事重镇、山西省吉县克难坡,“老爷子那年快九十了,记忆都支离破碎了,可一到克难坡,很多事儿自己就冒出来了。”一年多后,老父亲去世,高爱华把他的骨灰一部分葬在了北京,另一部分撒在了紧邻克难坡的黄河壶口瀑布,“这也是老爷子的心愿。”

  “参加过南口战役的抗战老兵,我们这些年也一直在寻找。”杨国庆说,曾先后找到7名,但因为年事已高,有4名在过去几年相继离世。

  人不在了,战争的记忆却不会因此泯灭。纪念碑所在的山梁上,一座高台巍然耸立,这是明长城的烽火台,当地人叫高楼,已有五六百年历史。南口战役期间,在长城一线,中日双方曾发生过激烈的拉锯战,据老一辈村民回忆,“日本人的炮弹把山都快炸平了!”

  “大家看这面墙,上面坑坑洼洼的大洞、小洞,很多都是当时子弹崩出来的!”杨国庆专门领着志愿者攀上烽火台,一一辨认城砖上的弹孔。从10多年前关注南口战役到现在,他踏访高楼遗址已经无数次,曾在四周发现弹壳、水壶、钢盔等不少战争遗物。

  冥冥之中,杨国庆被乱石丛中一个闪着褐色金属光泽的小碎石吸引住了。捡起来一看,竟然是颗子弹!约莫两厘米长、小拇指粗细,底部已经弯折成U形。“这是日本兵‘三八大盖’的子弹,准没错儿!”多年研究战争遗物的他一眼就辨认出来。

  这枚沉甸甸的子弹,在志愿者们手中传递着。有的赶紧用手机拍摄下来,有的不禁唏嘘,“没上过战场,就不知道战争究竟有多残酷。”这枚81年前射出枪膛的子弹,最后被杨国庆赠送给了队伍中一位13岁的少年,“希望你永远记住这段历史。”

  “这些长眠在大山里的将士,是岁月长河里无名的英雄。”参加这次活动的志愿者齐鸣说,祭奠他们,就是不忘历史;铭记历史,才会有力量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新闻内存

  南口战役

  1937年8月8日,日军重兵扑向昌平北部南口重镇,欲从此地打通平绥线铁路,进而占领山西,控制整个华北。6万余中国军队集结在南口及长城一线,与7万日寇展开鏖战。这就是与同时期“淞沪会战”齐名的南口战役。

  18天浴血奋战后,中国军队最终以伤亡3.3万人的代价,歼敌1.5万人,阻滞了日军西进南下的计划,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3个月亡华的妄想。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