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创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启示录
发表时间:2018-12-11   来源:首都文明网

  哨声“响”起 解决基层难题

  屡打屡盗恶性循环,执法人员却无可奈何……这是曾被称为“北方万两黄金县”的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在整治金矿盗采问题上面临的困境。

  金海湖镇2016年发生了一起重大金矿盗采案件,但调查取证遇到很多难题。平谷区金海湖镇党委书记韩小波介绍,盗挖盗采常见,乡镇却没执法权;有执法权的管理部门,又难以及时发现。这样的局面导致盗采事件屡禁不绝。

  痛定思痛,2017年1月,平谷区探索将执法主导权下放到乡镇,乡镇发现问题发出召集信号,相关部门要迅速到场,开展执法,“事不完,人不撤”,这被形象称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

  2018年,北京市将这一机制作为“1号改革课题”在全市推广,“哨声”在北京各地响起。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表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核心是坚持党建引领,着力形成到基层一线解决问题的导向,走好新时期的群众路线。其目的就是解决基层治理难题,打通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建立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

  目前,这一机制已形成三种形式:围绕群众所需的“日常哨”,围绕重点工作的“攻坚哨”,围绕应急处置的“应急哨”。

  2018年8月11日,房山区大安山乡发生大面积山体崩塌灾害,网格员在崩塌前10分钟提前发现并报告险情,“应急哨”响,有关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处置,避免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权责向基层聚焦 解决“作为”难题

  哨声“吹响”后,城市环境得到整治、停车难问题得到改善……一项项城市“痼疾”正逐步破题。从机构改革到下沉执法力量,更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正在形成。

  ——问题在基层,行政力量也要向基层聚焦。北京动真格“减上补下”,防止“头重脚轻”。西城区核减区直部门208个行政编制,补充到各街道;东城区在3个街道试点将原有街道的25个科室4个事业单位改革为“8+4”模式,增强了街道工作效能。

  在治理重心下移的过程中,领导干部率先垂范。西城区在党员干部中开展“进千门走万户”行动,西城区委书记卢映川介绍,截至三季度,全区近5000名党员干部参加,走访10.6万次,收集各类问题建议5万余条,已解决3.8万件,解决率约76%。

  ——“条往块上走”解决“难作为”。不少基层问题处置难,背后是条块分割的管理机制“水土不服”。基层干部表示,一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却因“九龙治水”长期难以根治。

  而“吹哨报到”,重点是形成条块合力。朝阳区三里屯北三里附近的百米小巷,曾因噪音扰民、环境脏乱差被称为“脏街”,随着三里屯街道工委的“吹哨”,治理开墙打洞、拆除违法建设、绿化美化环境。曾经的“脏街”变为生机盎然的靓街;解决乱象、强化管理、着眼提升,西城区什刹海街道的三声“哨响”,唤来城管、环保、交通执法等部门共同施治,让喧嚣嘈杂之地重回宁静安然。

  ——“有责就有权”激发“能作为”。“吹哨报到”的一个重点是从制度上为街道组织赋权。北京出台《关于党建引领街乡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实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实施方案》,明确加强党对街乡工作的领导、推进街道管理体制改革、完善基层考核评价制度等14项重要举措。

  “通过改革,强化街道乡镇党(工)委的领导作用,使‘街乡吹哨’有职、有权、有依据,使‘部门报到’有平台、有机制、有资源。”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说。

  继续改革探索落实“最后一公里”

  “五指分散不成拳”“政府干着、群众看着,政府很努力、群众不认同”……清华大学教授于安等专家认为,“吹哨报到”机制针对的一些基层治理问题,在全国存在共性。

  11月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指出,北京市委以“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为抓手,积极探索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聚焦办好群众家门口事,打通抓落实“最后一公里”,形成行之有效的做法。各地区要高度重视基层党组织建设,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树立到基层一线解决问题的导向,解决好群众身边的问题。

  行百里者半九十。目前,北京各地围绕这一机制正展开更多积极探索与实践。

  常住人口为83.6万人的昌平区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开展了“回天有我”社会服务参与平台;平谷区开发了“爱我平谷”平台,将机制拓展为“百姓吹哨,区委政府、部门、街乡报到”,百姓一旦发现问题,也可及时报送平台,等等。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正采用干部实绩档案、社区工作者基本待遇动态调整机制、选拔敢干事担当的干部等措施,激励党员干部在“吹哨报到”中更积极地担当作为。自北京试点“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以来,北京市委明确提出,“吹哨报到”要把是否解决了问题、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作为衡量工作成效的标准。采访中,群众反映:现在,党员干部走街串巷、进门入户的脚步多了,机关化倾向少了;百姓的笑脸多了,牢骚话少了;家门口小事办得越来越多了,遗留问题越来越少了。

  多年顽疾“哨响”解决

  “8年的违建,终于拆掉了。”回忆起拆除时的情景,北京市丰台区马连道欣园东路的居民范大妈连说三个“没想到”。范大妈指着路北侧的空地说,这原来是一座二层“公寓楼”,大家都知道是违法建设,但一直就是没人管。

  这处“公寓楼”2012年建成,里面被分割成108个房间,长期租住近300人,安全隐患突出。当地居民举报过多次,违建始终“屹立”。

  一直拆不动,是因为它刚好“骑”在丰台区和西城区的交界线上。丰台区太平桥街道工委副书记蒋天策指着当年的照片告诉记者,拆除要协调两个区的多个部门,难度不小。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工作机制启动后,2018年5月,丰台区太平桥街道吹响了“跨区联合哨”。西城区广外街道来“报到”了,两区相关的执法部门也来“报到”了,困扰当地居民多年的顽疾被合力解决。

  目前,“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已经在北京169个街乡进行了试点,下一步将全面推开。

  “吹哨”解决新问题新矛盾

  在运用“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时,不少街乡根据区域特点和群众实际需求,因地制宜解决问题。

  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属于城乡接合部,由于初期规划不完善,近年来出现了群租严重、环境脏乱、乱停车等问题。当地政府通过“吹哨”,让住建、公安、综治等部门“报到”,形成每日巡查、每周会商的机制。

  地处首都核心区“红墙”边上的西长安街街道,每到早晚高峰,交通拥堵问题突出。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桑硼飞介绍,他们通过路面的智能相机,对路口进行人、车、路的实时图像分析,以大数据指导精准“吹哨”,请交通、交管等部门来“报到”,实现对红绿灯的实时控制。

  “吹哨报到”还成为基层解决新问题的好办法。达智桥胡同位于西城区广内街道,通过街巷长吹哨,环境变好了。但新问题又来了,2018年夏天每逢雨天,井口总会堵塞积水。街巷长高波得知后,迅速在“广内街道应急处置群”微信群内“吹哨”,相关的区城管委、市政、排水部门立刻赶到现场,问题很快得到解决。

  2018年,西城区万明园社区消灭了一处新生违建,从巡视发现到告知、拆除,一共只用了6小时;阜外东社区“五一”期间及时制止了一起开墙打洞反弹行为。

  在达智桥住了一辈子的韩宝森大爷感叹:“以前碰见事儿,找谁都没人管,现在一‘吹哨’,问题很快搞定。”

  “吹哨”激活社区“神经末梢”

  在北京市多个街道、乡镇采访的时候,基层工作人员经常向记者提到一个名词——“吹哨率”。

  他们表示,“吹哨率”不可太低,也不可太高。如果低了,说明这个机制没起作用;如果高了,说明日常机制出了问题,“报到”部门可能出现疲于奔命、应付的情况。“吹哨”应该主要用于重点、难点问题。

  北京市委明确提出,“吹哨报到”要把是否解决了问题、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作为衡量工作成效的标准。各区要强化主体责任,真正把“吹哨报到”抓在手上,力戒形式主义,不断提升改革实效。

  不仅如此,北京还在努力把“最后一公里”向下延伸。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强调,要推进“吹哨报到”向社区延伸。群众身边的事基本在社区,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就在社区。要以健全完善机制为突破口,激活社区这个“神经末梢”。

  西城区展览路街道在全部22个社区挂牌成立了综合治理工作站,将改革触角向社区延伸;丰台区方庄地区正尝试把这一机制落实到社区和地区办事处一级,探索“吹哨报到”机制的二级体系。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彤军表示,群众的诉求就是“哨声”,只要围着问题转、围着群众转,就一定能把群众家门口的事办好。

  专家点评

  党建引领、哨响人到是最大亮点

  杨宏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这一机制改革就是基于问题导向的创新。这个问题就是基层治理的“条”“块”关系捋不顺,无法形成合力。资源大多掌握在委办局手里,而街乡在基层治理中缺少抓手。怎么把属地责任转化为街乡的治理能力,这是全国各地都面临的一个挑战。

  “吹哨报到”改革对基层问题的诊断非常准确。此前北京推行的“网格化”服务管理,就初步提出了“跨部门”解决基层治理问题的理念,但运作机制并不十分明确。“吹哨报到”进一步赋予属地调动行政资源的权力。

  党建引领,是“吹哨报到”最大的亮点。街乡是最基层的行政机关,它怎么能叫得动比它级别还高的职能部门呢?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改革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党建引领,就是以党组织的统合力为基础,力量层层传导,把各职能部门拧成一股绳,哨响人到。

  基层难题无穷无尽,职能部门力量有限,解决时总得分轻重缓急。所以我建议“吹哨报到”机制改革还需要建立一个问题集成机构,比如区级“哨声”汇总平台。这个平台可以更好地研判重点问题,在提升吹哨效果的同时,也以区委、区政府的力量为“哨声”赋能。

  在实践中,“吹哨报到”还需要进一步深化其统筹机制,明确其传导机制,满足市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京郊日报)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