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受降为何由怀仁堂改在太和殿
发表时间:2018-10-11   来源:北京日报

典礼虽然仅有短短的25分钟,但现场群情振奋,欢声雷动。

孙连仲(前中)、吕文贞(前右)及战区幕僚(后)。

  1945年10月12日,《中央日报》报道:“第十一战区受降典礼,由我受降主官孙司令长官连仲主持,10月10日上午10时,在北平太和殿隆重举行。”国民党中央政府原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受降仪式,为何临时改变地点呢?

  拒绝日军代表佩勋章军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正式签字。蒋介石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名义急电日本侵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要他“立即通令所属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速派代表接受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

  国民政府于8月18日、21日、25日和9月4日连发命令,将中国战区划分成16个受降区,指定了各区受降主官,并将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发给冈村宁次。何应钦在西安召集第一战区和第十一战区军事会议,宣布北平受降仪式由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主持,地点就在中南海怀仁堂。孙连仲立即任命第十一战区副参谋长兼作战处长吕文贞为北平前进指挥所主任,军务处长刘本厚为参谋主任,前往北平与日军联络,洽谈筹划受降仪式。

  9月9日,吕文贞偕同几位参谋人员飞往北平。飞机降落在北平西苑机场,日本军部参谋长高桥坦前来迎接。当高桥坦准备握手时,吕文贞顺手指着一个小凳子说“请坐下”,并未和他握手。当高桥坦拉开日军军车车门,请吕文贞上车时,吕文贞也没给他面子,而是上了中国航空先遣办事员的小车,并插上国旗。

  进驻指挥所的第一天,吕文贞即对日军下达命令,召日军代表高桥坦来指挥所洽降,接受受降官的命令。同时,明确指示日军代表不准佩刀、佩勋章勋表。当晚,华北伪治安军总司令门致中受日军部委托求见吕文贞说项,说什么“日军很爱面子,可否给他们一点面子”。吕文贞断然拒绝,义正词严地说:“日本人的勋章面子,是流中国人的血换来的,我不愿意在洽降时,见到有损中国面子的东西,胜利者更需要荣誉。”

  9月12日,吕文贞召见日方代表高桥坦,宣布受降具体事项。高桥坦提出所有文件做成三份,一份为正本,两份为副本,日文为正本。吕文贞说:“三份可以,但是应以中文为正本。”

  为扩大影响改变受降地点

  抗战胜利后,天津周边地区为八路军所控制,而负责天津地区受降的国民党第94军还远在广西。蒋介石向日伪军下令不得向八路军缴械,并同时与盟军顾问魏德迈协商,由驻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团从塘沽登陆,代表中国政府接受天津日军的投降。

  10月6日上午,在天津法租界公议局门前的克雷孟梭广场举行受降仪式,由美军第三军团司令洛基中将主持。日军投降代表是118师团师团长内田银之助。吕文贞参加了受降仪式。当升起国旗、奏响国歌时,围观群众的情绪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们兴高采烈、情不自禁地高呼“中国万岁!”“胜利万岁!”吕文贞深受感染,热泪盈眶。当他准备乘车离开现场时,一群青年看到他是中国军人便围了上来,有的兴奋地爬上车棚。此情此景更令吕文贞心潮难以平静。

  10月7日,吕文贞回到北平,急忙找到刘本厚说:“原定中南海怀仁堂室内受降的计划取消。美军公开受降,我们也要公开受降。”二人驾车直奔故宫。吕文贞原想在午门受降,可是到现场一看,地方太小,门前平地上举行仪式,后边看不见前边。于是他们又向宫内走去,边走边看边选择。到了太和殿,吕文贞眼前一亮:好大的广场,能容纳几十万人。他登上玉墀,太和殿前的空间也很大,回头向广场一望,下边也可以望到上边。于是二人就商定在太和殿受降,让更多的民众参加,分享胜利的喜悦。

  吕文贞根据天津美军受降情况,构思了北平的受降规模和程序,并向刘本厚作了具体介绍,安排其负责布置现场。这时离受降日仅有3天时间了,刘本厚按照要求,带领几名参谋加班加点,在两天之内将受降现场和程序全部准备好了。

  二十万民众见证胜利时刻

  当时的《中央日报》《大公报》《华北日报》等都对北平受降作了报道,笔者根据这些报道还原一下当时受降典礼盛况。

  1945年10月10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北平市民闻知受降的消息后,从四面八方涌来,有大约20万民众聚集在太和殿前广场上。天安门、端门、午门、东西华门、南北池子、南北长街,到处都聚满了人群。

  国民党第92军在军长侯镜如的率领下,列队于太和殿的广场上。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盟国代表也参加了受降仪式。上午10时10分整,煤山(景山)上汽笛长鸣,太和殿前受降仪式开始。司仪隋永礼上校高呼:“引导日本投降代表入场!”命令传出后,全场立时肃静。日本投降代表、平津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长根本博,偕同参谋长高桥坦及该部高级军官21人,由太和门外下车,垂头丧气,步行入场,在礼台前排列一行,向主官敬礼后,退后恭立待命。此时,台下民众欢呼雀跃,情绪亢奋,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军乐队凯歌高奏,礼炮齐鸣,随后全体肃立,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将士默哀。日本投降代表个个低头躬身,向中国人民谢罪。

  司仪宣布投降代表签字,根本博等行至受降台前,肃目立正,向孙连仲将军行礼后退至左侧恭立。工作人员将3份投降书分别置于台上,根本博签字盖章后呈交孙连仲。孙连仲身材高大,为抗日名将,曾因血战台儿庄而驰名海内外。孙连仲健步走到签降台前,在“受降主官”栏庄重地签字盖章。根本博等21名投降代表在万众怒目之下,双手捧着自己身上佩过的战刀,向孙连仲鞠躬示礼,恭恭敬敬地将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刀放在了受降桌上,之后退出会场。

  这时,国歌回响在天地之间,国旗飘扬在蓝蓝的天空,全体军民齐向国旗致敬。遭受日军八年蹂躏的北平市民终于扬眉吐气了,他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振臂高呼:“中国万岁!”“胜利万岁!”欢声雷动,响彻云霄。典礼仅有短短的25分钟,20万北平市民见证了这一重大的历史时刻。北平受降是中国战区受降规模最大的一次。

原文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8-10/11/content_286905.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