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永定河
发表时间:2018-10-25   来源:京郊日报

  “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

  悠悠先人,起源于河;泱泱文明,发源于河;浩浩大城,开源于河。人类因河流而生,文明因河流而盛。今天就跟您说说咱北京的母亲河——永定河。

  康熙赐名“永定”

  永定河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涔山,流至天津市武清县屈家店,经永定新河于天津北塘注入渤海,全长759公里,汇流纳川,地跨内蒙古、山西、河北、北京和天津等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涉及51个市、县、区,流域面积4.7万平方公里,是海河水系最大的一条河流,是全国四大重点防洪江河之一。

  永定河自河北省怀来县幽州村东南流入北京市界, 流经北京170公里,穿越门头沟、石景山、丰台、房山和大兴5区,至大兴区南端崔指挥营村以东复入河北省境域,流域面积3168平方公里。

  永定河源远流长,在历史上有多个名称,每一个河名都是永定河的一道年轮。我国古代最早时称河为浴水,浴水是永定河最早的名称。永定河在历史上沿用时间最长的名字为桑干河也称桑干水, 已有二千多年历史,至今在永定河上游仍沿用桑干河之名。唐、宋、辽、金时期,永定河即称桑干河,又有“卢沟河”之称。这一时期有关卢沟河的河名多种多样,折射出自然条件、社会发展、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等诸多纷繁的历史现象。元、明两代,桑干河、卢沟河名称沿用不废,又出现浑河、小黄河之新河名。清代康熙时期对永定河的全面治理具载入史册,并于三十七年(1698年)赐名永定河,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

  永定河在定名之前还有“无定河”之称,之所以康熙赐名“永定河”是针对“无定河”反其义而为之。我国河流众多,由皇帝定名的河流实为鲜见。永定河之名彰显康熙时期治理永定河取得的卓有成效的功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们对资源环境的利用与改造历程,也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愿望。

  北京的母亲河

  永定河是流经北京地区的最大河流。从古都北京起源和形成上看,洪荒时代的永定河,从上游携带大量泥土和砂石,在出山后形成洪积冲积扇,这是北京城建城的地理基础。今天的北京即坐落在以永定河洪积冲积扇为主,泃河、潮白河、温榆河、大石河洪积冲积扇为辅的北京小平原上。

  冲积扇催生城市。永定河洪积冲积扇为北京提供了建城的空间和适宜耕种的土壤,也为北京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水源。专家考证,古代的莲花池水系、西山诸泉、高梁河水系以及城近郊区丰富的地下水,主要都是永定河通过地上、地下途径补给的,有的直接就是永定河的古河道。永定河古河道孕育了万泉河、清河以及大量湖沼,为北京地区提供了优越的水资源。

  北京小平原又称“北京湾”,是太行山与燕山交会之地,两山围合出西、北环山,东、南向海的半封闭地形。山水形胜,使北京成为盛产古都的地方,追溯北京三千余年的建城史和八百六十余年建都史,其形成和发展与永定河息息相关。

  从“无定”到“永定”

  永定河防洪是一个备受关注而又亘古不变的话题,降服它是人们的心愿与梦想,从“无定”到“永定”只是一字之差,却是充满心酸和艰辛的路程。在这条路上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博弈、探索,“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只有在新中国,“永定”才成为可能。

  北京最早的水利工程是戾陵堰与车厢渠。曹魏嘉平二年(250年),镇北将军刘靖在幽州开拓边守,组织军士千人,在今北京西部石景山附近造“戾陵堨”开“车厢渠”,引水灌溉田地,历史上称为“水溉灌蓟南北,三更种稻,边民利之。”戾陵偃是一个综合性的水利工程,充分考虑到河水的水性,体现因势利导的设计思想。戾陵堰也是最早的防洪工程,修建石笼坝,因势利导拦截水流,枯水季节可以抬高水位,用于农业灌溉;暴发山洪时经过主堨拦截,可以漫溢行洪,得到有效缓冲乘遏东流而下。史料记载:后魏都督河北道诸军事建成侯刘靖及子平乡侯弘,筑戾陵堰以防之,水患以息,后人思其功,谓之“刘师堰”。如今永定河畔的莲石湖公园还有刘靖父子的雕像,体现了对治河先贤的缅怀。

  堤防是世界上最早广泛采用的一种防洪工程,其目的是约束水流,将洪水限制在河道之内,限制洪水泛滥。筑堤束水是永定河历史上抗御洪水最主要的手段。永定河干流两岸堤防始于辽金,大兴于明,清康熙、乾隆年间逐步形成,自辽代在北京建立陪都和金、元、明、清建都北京,都在永定河修建堤防工程,至今依然留有印记。清朝历代帝王的作为与国力兴衰,对河防建设的影响颇为明显,康、雍、乾时期,清政府在永定河治理上倾注了大量人力、物力,有六次大规模改道、筑堤。其中,康熙时期对永定河的全面治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北京中华世纪坛的青铜甬道上,有两处记述了康熙治理永定河:“公元1698年戍寅,清圣祖康熙三十七年玄烨巡视河工,改浑河名为永定河;公元1700年庚辰,清圣祖康熙三十九年,玄烨以治河为要务,多次巡视永定河工程。”

  新中国成立后,永定河的治理成就斐然。1953年,水利部提出《永定河流域规划》,1957年,编制《海河流域规划》草案,对永定河流域综合治理的战略布局作出了安排。1963年,毛主席发出“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号召,海河流域的综合治理走上快车道,永定河防洪体系提高到防御100年一遇洪水标准。现在永定河上共修建了3座大型水库(官厅、册田、友谊),19座中型水库,500多座小型水库,发挥了巨大的防洪作用。

  永定河左岸三家店至卢沟桥河段的堤防是抵御洪水,捍卫京城安全的重要工程,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十分重视。史料记载,新中国建立后,三家店至卢沟桥河段左堤进行过多次加固、延伸和治理,其中大规模施工5次。

  卢沟桥至梁各庄河段的堤防工程,地处永定河下游,多有险工。新中国成立后,在总结前人治河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大规模地整治,分别进行了堤防加固和加高,以提高行洪能力。

  永定河卢沟桥分洪枢纽工程,是于1987年6月建成的一组水工建筑物,由永定河卢沟桥拦河闸、小清河分洪闸、大宁滞洪水库和刘庄子分洪口门组成,是永定河防洪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工程利用现代最新科技建设与管理,工程规模、功能、自动化程度都达到很高的水平。

  永定河文化解读

  每一条自然界中的河流都会衍生对应的文明或文化。从文化角度看,永定河具有很多特征:

  通达 通达是永定河最原始的功能,也是其文化的重要特征。首先,北京原始聚落的形成与永定河上的渡口不无关系。《北京通史》载:“北京历史上最早的城市位置一直是在现在的北京城的西南部,即今宣武区一带,直到元代才向东北转移。这与古代蓟城需要接近永定河卢沟渡口和利用这条河的水利有关。”北京地处内蒙古高原、东北平原和中原地区的交接地带,自古是南北往来的交通要道。永定河上的渡口有几十个,三家店、卢沟桥、庞村等是北京物资流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在北京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由燕京去西北各地,有一条重要孔道,便是从京西过永定河,经王平、斋堂到口外,即京西大路。永定河上游的上谷、张家口地区都曾是历史上最为活跃的商品贸易地区。汉唐时,张家口至库伦经蒙古乌兰巴托并向北至俄罗斯恰克图及欧亚大陆张库商道就已经打通,明清时成为一条重要的中外贸易商道。

  “水性使人通”,通达与开放往往联系在一起。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行纪》中写道:“自从汗八里城发足以后,骑行十里,抵一极大河流,名普里桑干,此河流入海洋,商人利用运输商货者甚伙。”明代,商品经济发达的门头沟的煤炭行业就已经出现资本主义萌芽,一百多年前北京第一家近代工业和第一家合资企业便在永定河畔的门头沟诞生,成为一种时代先进文化的引领。永定河上的第一座铁路桥——卢沟铁路桥由英国工程师设计;京门公路桥梁是永定河上最早的一条地方公路桥,该桥由法国人设计,法商承建,当地的民工施工建造。

  通达,还体现在对吸收外域文化的多样性,如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逐渐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而本土化,在永定河畔有大量的寺庙,成为佛教的传播中心。印度高僧底哇答思禅师在明洪武年间在潭柘寺弘扬禅法;日本僧人无初于永乐年间来到中国,皇帝明成祖钦命无初担任龙泉寺(今潭柘寺)住持。

  传教士们在传播基督教的同时,把西方的自然科学成就也介绍到中国,清代第一次大规模治理永定河,便是治理名臣于成龙奉旨和比利时耶稣会士安多等查勘河道,绘图呈览。

  1923年,西方科学家巴尔博进入桑干河盆地考察,率先揭开泥河湾科学研究的帷幕,研究泥河湾已有近百年的历史。

  厚重 永定河文化博大精深,是一个时空交织的多层次、多维度的文化复合体。

  永定河属于线性文化遗产,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塑造,流域文化自西北向东南,史前文化、三源文化、秦晋文化、燕赵文化、塞外文化、古都文化、京畿文化、津卫文化等,各种文化的交流、融合,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内涵。永定河把山西、河北、北京、天津等几大文化中心联为一体,极大地促进了整个永定河流域的文化发展。

  同时,永定河文化涵盖了人类历史,民族聚落,农业、工业、商业、军事、交通、水利、宗教信仰、民风民俗、民间艺术等各个门类。

  上游的泥河湾作为人类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有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系列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定河中下游流域的重要古人类文化遗迹有前桑峪、东胡林以及下游相邻的周口店等。

  永定河文化具有农业文明、商业文明、工业文明的多重性。永定河流域的农业经济历来与永定河的治理和农田水利建设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永定河形成以后,也带动了沿岸区域的商业发展,因河而兴起的商业城镇,创造了独特的商业文明,辽时的北京便有“燕京三市”之说;永定河两岸是北京工业的发祥地,煤炭、炼铁、发电、机械等,曾是北京最具近代经济气象的工业地区。

  融合古代文明依河流而兴,沿河流传播和辐射。永定河谷历来是民族融合的一个通道,永定河跨越了晋北高原和华北平原两大地理单元,穿越畜牧与农耕两类经济区域,在文化的碰撞、交流、融合等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永定河流域是黄帝、炎帝部落联盟扩展势力的大本营,从这里走向永定河上下,中原南北,走向各地,以引领各地部落的发展演变。永定河畔的北京从周初称为古蓟国的都城,到后来成为古燕国的都城。自秦汉到五代初,蓟城是我国北方的军事重镇。五代以后,北方民族的不断崛起,北京的战略位置不断提升。辽代北京上升为陪都,金代建中都,元代建大都,明朝迁都北京,清朝定鼎北京,在漫长的古代社会,无论是经济、文化、军事都在这里冲撞和融合,成为一个善于吸收又善于传播各种文化的地带。辽代早期,战争往往成为文化融合的手段,而中、后期,聘使往来和边界官员的相互交往明显增多,卢沟渡口成为民族融合的通道,是使者往来最多的旱路枢纽,是连结百年通好的典型见证。

  一衣带水,文脉相通,地缘相接,共同发展,这是永定河文化融合的体现。

  坚韧 坚韧是一种百折不挠的坚强品格,永定河文化可以定格为无数震撼心灵的画面。

  永定河畔的长辛店是近代中国工人革命运动的摇篮,1923年的工人“二七”大罢工在中国工运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毛泽东、李大钊、邓中夏、张太雷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留下了活动的足迹。震惊中外的1937年七七事变就发生在永定河畔,以此为标志,日军开始了全面侵华,中国全国抗战爆发。卢沟桥以中华民族坚强不屈、誓死反抗外来侵略者的象征载入史册。永定河流域是日寇侵华的重点进攻地区,冀热察挺进军,深入开展敌后游击战和创建平西抗日根据地,与侵华日军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伟大的平津战役的第一仗发生在永定河流域的新保安,对整个平津战役来说具有非常重大的战略意义。永定河上游有沿河城渡口、王平渡口等十多个渡口,有的渡口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曾是从未中断过的秘密红色交通线。

  文化研究进行时

  永定河流经门头沟一百余公里,七百多公里的永定河水,把最美的“身段”留给了门头沟;门头沟占总面积94%的地区属于永定河流域,是永定河流经北京最长的地区。

  门头沟区根据自身区域特点,将永定河文化归纳为民间民俗文化、宗教寺庙文化、古村古道文化、平西红色历史文化、生态山水文化、煤业矿业文化6大主题;把永定河文化作为繁荣文化产业的核心,打造历史文化和生态旅游功能区、民俗文化集聚区、红色历史文化发展区、煤炭文化展示利用区、宗教文化中心区等文创产业基地,有效推动了永定河文化资源的深度综合利用。

  2005年11月,门头沟永定河文化研究会正式成立。十多年来,研究会从整个流域着眼,从本土做起,从基础工作开始,挖掘、搜索、收集,把各种历史信息和地方文化信息集中起来。永定河文化的研究坚持两手抓,一手抓自然永定河的研究;一手抓文化永定河的研究。对自然河流的研究是基础,包括河源、河口,干流与支流,河流变迁,流经地区的地理环境、生态环境等。文化永定河的研究包括:流域城镇的形成,社会的变迁,农业、工业、战争,佛教、商业、风土人情以及上下游地域之间的交流往来、民族融合等;还包括水事文化,如水资源利用、水利工程、河流治理、防洪减灾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已成为当代中国的发展共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扩大区域生态空间,推进永定河等“六河五湖”生态治理与修复。国家发改委、水利部、国家林业局联合印发《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总体方案》提出将集中利用5-10年时间,逐步恢复永定河生态系统,将永定河打造为贯穿京津冀晋的绿色生态廊道。2017年4月1日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总体方案实施动员会暨部省协调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方案》正式实施。

  2017年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做出批复,要求:推进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建设。这对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作者系北京永定河文化研究会会长)

原文链接:http://jjrb.bjd.com.cn/html/2018-10/25/content_290686.htm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