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克父的“身世之谜”
发表时间:2019-09-20   来源:北京晚报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

  春秋前期,一名身着鷩(bì,雉)冕的中年男子,在宗庙祭祀他的祖先。他的身前,摆放着一组青铜礼器,其中鼎、簋、甗(yǎn,蒸食用具)、霝(líng)、盨(xǔ,用来盛黍稷的礼器)、壶等,应有尽有。礼器里盛放着供奉祖先的猪羊、黍稷和酒水,从一件鼎的外部,可以看到刻着“伯克父甘娄迺执干戈,用伐我仇敌,迺受吉金, 用自作宝鼎,用享于其皇考,用赐眉寿黄耇,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享”的字样。原来他是曾国国君,字克父,名甘娄。这位国君眉头紧锁、愁容满面,仿佛在担忧着强大的敌人。这幅看似平常的画面,渐渐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两千多年后,曾伯克父才逐渐为世人所知。2016年,新出版的《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著录了两件“曾伯克父簠(fǔ)”,并提及同坑出土同人所作之器数十件。2019年3月3日,国家文物局收到线索,得知这位“曾伯克父”所作的一件鼎、一件簋、一件甗、一件霝、两件盨、两件壶在东京被拍卖。国家文物局认定该组青铜器系近年被盗出土且非法出境的文物,遂与公安机关合作调查本案,至8月23日,八件流失的国宝终于被顺利追回。

  至此,“曾伯克父”作为一个随史册逝去的人物,终于在文物中回归到大众视野。对于他所属的“曾国”,我们并不陌生。在《国家宝藏》节目中,湖北省博物馆展示的三件国宝之一就是“曾侯乙编钟”。曾侯乙编钟出土于曾侯乙墓中。1978年,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擂鼓墩发现曾侯乙墓,出土了一批乐器、礼器、兵器、车马器、生活用器、丧葬用品及竹简等文物共15404件,其中乐器就占有1851件,为中国音乐史上空前的收获。

  曾侯乙墓并非曾国文物第一次出土。早在1966年,湖北京山苏家垅就发现了97件青铜器,其中刻有表示器主“曾侯仲子斿父”身份的铭文,断代大致在西周末期至春秋早期之间。1970年、1972年,湖北随州熊家老湾又两次发现曾国青铜器,其中有“曾伯文簋”;随后,在湖北枣阳、河南新野也发现曾国青铜器,其中有“曾侯絴伯戈”,断代大致在春秋早期;由此可以发现,这个“曾国”应该是随枣走廊(随州到枣阳一线平原地带)的强国。

  有些学者认为,这个“曾国”就是《史记·周本纪》里与申国、犬戎一起灭亡西周的缯国。申国在今天河南南阳一带,与这个“曾国”正好邻近;“曾国”存在于西周末年至春秋前期,地域也横跨随枣走廊,也符合文献中作为两周之际的强国身份。然而,曾侯乙墓的发现,却使得这一观点站不住脚。为什么呢?因为曾侯乙编钟里有一件是楚惠王所赠,而楚惠王是春秋末期至战国初期人,所以曾国的存续时间,从西周末期一直延续到了战国初年!

  楚国作为南方大鳄,终春秋一代,在汉水流域灭国无数;现在却发现,楚国境内还存在一个曾国。为什么楚国唯独对曾国手下留情?更重要的是,如果曾国这么显眼,为什么在文献中却只字不提?比较可能的是,这个“曾国”披上了另一件外衣。一国两称的例子在春秋战国并不鲜见,比如吴国又称邗国、魏国又称梁国等。

  曾国所在地的相关文献中有什么国家呢?那便是随国。《左传》说“汉东之国随为大”,我们知道有个成语“随珠和璧”,说的是两件宝物——随侯珠与和氏璧。东晋干宝的《搜神记》讲了这个随侯珠的来历:随侯出行时见到大蛇受伤,断为两截。随侯让人用药物治好了它,一年之后,大蛇就衔着一颗明珠赠给随侯。这颗白色的明珠直径长达一寸,晚上发出的光辉好像月光一样,后来就被称为“灵蛇珠”或者“随侯珠”。

  当然,这个故事传说色彩比较浓重。在春秋史比较可靠的《左传》里,随国出场于公元前706年,当时楚武王打算进攻随国,故意扮猪吃虎示弱,但被随国大夫季梁看穿。但后来随侯却听信宠臣少师,以致被楚国大败,不得不求和。公元前640年,随侯背叛楚国,又一次被击败,之后彻底沦为楚国的附庸。公元前506年,楚国郢都被吴王阖闾攻破,楚昭王逃奔随国,随侯顶住吴国大军的压力,坚持没有交出楚昭王。

  楚惠王正是楚昭王的儿子,所以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楚惠王要酬谢曾侯乙,并始终没有吞并掉随国。然而,也有学者不认同随国就是曾国,毕竟没有非常过硬的证据。但地不爱宝,曾侯乙墓之后,陆续又有支持曾随一国的文物面世。

  1979年,随州义地岗发现一座墓葬,出土了“周王孙季怠戈”,季怠是曾穆侯之子,担任曾国“大攻尹”。“周王孙”代表曾与随一样都是天子同姓。2009年,文峰塔发现了战国前期的“曾侯与钟”,提到曾国始封君是辅佐周文王、周武王的南公伯括。《史记》记载了一个南宫适(括),此人名气很大,在《封神演义》也有出场,应该就是“南公伯括”。2013年,叶家山发现“曾侯犺簋”,是曾侯犺为父亲南公所铸的青铜器,证明曾国确实是周初分封。

  此外,“曾侯与钟”提到楚国在吴楚战争中失利,而曾国却站在楚国一方,这也反映曾随一体。更加过硬的证据是,2013年,文峰塔的“曾孙邵墓”出土了一件“随大司马戈”;2019年,义地岗的“曾侯宝墓”北又出土了一套“嬭(芈,mǐ)加钟”,“嬭加”是楚穆王的长女,出嫁到曾国,那么就是曾侯宝的妻子。而这个“嬭加”恰恰是熟人,原来早在2011年,就有一件“随仲嬭加鼎”被公布,这位排行第二的“嬭加”,正是嫁到随国!

  至此,我们基本可以确定,随曾本就是一家。9月17日,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也开始亮相于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当我们凝视着这套青铜组器时,终于归家的曾伯克父,或许也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吧! (林屋公子)

原文链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9-09/19/content_12418928.htm

责任编辑:常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