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阳曲
发表时间:2019-09-20   来源:北京日报

  盛夏时节,出北京,乘高铁,一路西南,一路绿色。穿太行长长隧道,慢慢变为黄土高坡了,也依然绿着,一直绿到太原,绿到阳曲。

  几度山西行迹,都不曾来阳曲,甚至不曾闻说,我实实地孤陋了。翻阅典籍文献,才知西汉时便已置县,且一置就称阳曲,尽管代有更迭,域有变迁,治有所省,甚至隋文帝恶其“曲”字,欲改“阳直”,金口亦非玉言,“阳曲”依然延续至今,屈指两千余年了。这与家乡平谷一样,亦西汉置县,名亦未改。东汉应劭尝言:“河千里一曲,当其阳,故曰阳曲。”“河”即黄河,这是从大势所言。应劭距西汉不远,曾集解《汉书》,博览多闻,所言应该足以凭信。

  置身阳曲,发现这里不仅有莽莽黄土高坡,亦有连绵群山,且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部地平。平谷亦如此地貌,只是这里属太行山脉,家乡属燕山山脉。虽各据东西,而究其根底,当燕山连着太行山了。尤其阳曲,坐落忻定与晋中盆地间脊梁地带。也是高处自生凉吧,我身上带着的京城暑热,到这里便尽皆消去,一派清爽舒适,不由得生发“不辞长作阳曲人”之念了。

  我做文物管理多年,积久成习,每到一地,总愿看看当地文物。真没想到,这里竟有“三叶虫”化石。记得云南有澄江化石地,就发现了三叶虫等,证明五亿三千万年前的寒武纪早期,地球生命曾集体爆发。而阳曲这片黄土地上的三叶虫,与此是否有关,又能证明什么?对此我没有研究,一切也就不得而知。更没想到的,是这里有阪泉山,相传黄帝战蚩尤处,不仅有蚩尤坪,还有黄帝沟(后改称黄道沟)、轩辕庙。平谷亦有轩辕台(即黄帝陵)、轩辕庙,《大明一统志》等典籍有记。遥遥千里之外本不相接的两地,怎会一样都有与黄帝相关的遗迹呢?只可惜行也匆匆,未能登得阪泉山,拜谒黄帝统一华夏民族征战地。

  走进青龙镇,南北一道狭长的黄土沟,原本一条官道,逐渐聚成村,初名青蒿嘴。“嘴”,当指这道黄土沟敞向河流出口之地,且“以其地产青蒿故名”。王氏家族独具慧眼,自第11代起移居青蒿嘴,乘机经商创业,逐步有成,并注重后辈科举。至第14代王绳中时达到鼎盛,依沟就势,建造楼堂亭院,庙宇花园,一时闻名乡里,称其为“百万绳中”。而清嘉庆县志记载:“王绳中输西饷一万五千两,议叙州判。又输西饷八千两,议叙知府。”看来这是依清廷筹饷纳捐惯例,即出钱买官,应该并未赴任,仅有其名而无其实了。也是,经商到一定程度,往往就想获取一定政治资本,甭管名实。当然,王氏后人确有科举为官从政者,不再细述。我曾游览祁县乔家大院、灵石王家大院,感觉青龙镇九窑十八洞也好,吉庆堂也好,文昌宫也好,龙王庙也好,其建筑格局、装饰艺术,与之比较不相上下,古色古香地充满着自然质朴、典雅厚重的乡土气息。阳曲若为“晋阳首邑”,青龙镇则无疑是阳曲明珠了。

  漫步小城,街头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卖的买的,买的卖的,茄子、黄瓜、土豆,应有尽有,还有大桃以及毛桃。耍小龙,抽汉奸,跳广场舞,也有不紧不慢地走着,迎面招呼的笑脸。这一切,与家乡一般无二。听口音似与家乡不尽相同,但词语几乎无甚差异。我在洪洞大槐树下,翻阅大槐树志,明确记载有移民平谷者。移民时或许把这里的一切,都带到了平谷,包括村头搭着老鸹窝的大槐树,要不我怎时时处处感觉这么亲切呢?看来我今至此,也是寻根来了!跟前摆着一袋小米,金黄金黄的,主人告我是地道的阳曲特产。带上些,回去与家人就着茄子土豆细细品味。

  穿大街,过小巷,随意步入一户人家。老人倚门迎我入屋,得知我写作,便拿出厚厚一沓手稿,原来老人多年研究地方风土人情。在一村头,见一通黑色花岗岩石碑,镌刻着“走西口”三个大字。老人告我,“西口”就是朔州的杀虎口,走过去,就奔内蒙古包头了。这我是知道的,追过走西口的电视剧,更听过那曲能随之哼唱的《走西口》民歌: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这一走要去多少时候,盼你也要白了头。

  虽有千言万语难叫你回头,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这歌道出了当年山西人背井离乡出外谋生的艰辛,这一走也改变了山西与内蒙古的发展进程。老人笑笑,话锋一转,说还有“走东口”。这我倒闻所未闻。“东口”就是张家口,出张家口大境门,通过张库大道,直至蒙古草原甚至俄罗斯。想这东西两“口”,都是明代万里长城沿线两座重要关口了。而今这走两“口”,早成为遥远的故事,流传老人白胡子口中了。老人姓杨,自称杨家将后代。我曾看杨令公后人所修《杨氏祖谱》,记述杨延昭,“妣柴氏”。天下柴姓是一家。若此,我与老人算得无须八竿子,也能胡拉着的千年老亲了。

  两日行程,转来转去,总一回回转过一座楼阁。询问,道是新阳楼,一座五层重檐十字歇山顶建筑,高大体型,在一片清澈湖水与花草树木映衬下,欣然矗立于黄土高坡上。作为博物馆,尽情展示着阳曲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一张铺展的阳曲图,远观,有如一只振翅的大蝴蝶,正翩翩于绿色的黄土地上。而这座新阳楼,堪称阳曲之魂了。回头,再看黄帝征战的阪泉山,再看走西口的黄土地,再看手中金黄的小米,霎时觉得,这不就是中华民族之魂么?(柴福善)

原文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9-09/20/content_12419086.htm

责任编辑:常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