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鹊踏枝”到“蝶恋花”
发表时间:2020-06-12   来源:北京晚报

宋 佚名 《海棠蛱蝶图》

  郭林丽

  “蝶恋花”,词牌名,原为唐教坊曲,后用作词牌,本名“鹊踏枝”。又据冯延巳词“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名“黄金缕”。据赵令畤词“不卷珠帘,人在深深院”,名“卷珠帘”。贺铸词名“凤栖梧”,李石词名“一箩金”,衷元吉词名“鱼水同欢”,沈会宗词名“转调蝶恋花”。其中,使用频率较高的名称是“鹊踏枝”“蝶恋花”和“凤栖梧”,这三个词牌名称对仗工整,皆为动物和植物的组合,并标明了双方之间的依恋关系,“蝶恋花”词牌所写内容亦多为愁思、留恋、伤别之作。

  关于“蝶恋花”名称的由来,学界多认为出自梁简文帝萧纲《东飞伯劳歌》(其一)中的诗句,诗曰:“翻阶蛱蝶恋花情,容华飞燕相逢迎。”从诗句中巧取“蝶恋花”三字作为词牌名,不仅赋予词牌名诗意和动感,还带有浓厚的情感色彩,蝶既恋花,花亦恋蝶,正如杜甫诗句“留连戏蝶时时舞”,充满意趣和浪漫色彩。

  但从词调的角度来看,“蝶恋花”之名虽与梁简文帝诗句有关,但它并不是六朝时所创制的曲调。此调本为唐代教坊曲,源于盛唐时期,最初名为“鹊踏枝”。敦煌歌辞总编卷二即载有两首题名为“鹊踏枝”的唐代敦煌曲子词。词曰:

  《鹊踏枝·征夫早归》

  叵耐灵鹊多谩语,送喜何曾有凭据?几度飞来活捉取,锁上金笼休共语。

  比拟好心来送喜,谁知锁我在金笼里。欲他征夫早归来,腾身却放我向青云里。

  这首词充满民歌风味,用语轻快活泼,妙趣横生,句式参差,多口语和衬字,属于唐五代时期的民间创作。上片“灵鹊”“送喜”“飞来”等词直接点明词牌“鹊踏枝”本意,即灵鹊踏枝,传达喜讯。此词巧妙抒写少妇和灵鹊的两段心曲,仿若内心独白:上片为少妇语,因灵鹊送喜无凭据,征夫迟迟未归而锁鹊,体现少妇的埋怨和相思之情;下片为灵鹊语,灵鹊自陈心迹,好心送喜却被锁金笼,欲得自由而企盼征夫早归,从侧面反映了少妇的闺怨和愁思。

  《鹊踏枝·他邦客》

  独坐更深人寂寂,忆念家乡,路远关山隔。寒雁飞来无消息,教儿牵断心肠忆。

  仰告三光珠泪滴,教他耶娘,甚处传书觅。自叹宿缘作他邦客,辜负尊亲虚劳力。

  这首词亦为民间创作,题目“他邦客”即点名本词主题,抒写游子漂泊之思。深夜独坐,忆念家乡,关山路远,难以抵达。鸿雁传书亦无消息,亲人之间难通音讯,最后只得自叹身世,感念亲恩。全词充满了羁旅之愁,漂泊之苦,感情真挚,语言质朴,却足以动人。

  南唐词人冯延巳亦有一首著名的《鹊踏枝·谁道闲情抛掷久》,词曰: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全词细腻婉转,感情深挚含蓄,书写词人心中一种常存永在的惆怅和忧愁,百转千回又难以排遣,愁思满怀,意蕴深远。其中,“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一句,王国维化用此词,更添新意,曰“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词人以花暗喻妻子,抒发光阴易逝的感慨,悲剧色彩更加浓厚。“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一句,更是伶仃寂寞,清冷凄寒,亦有“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的意境。

  唐五代以后,柳永、晏殊、欧阳修、晏几道、苏轼、秦观、贺铸、周邦彦、李清照、辛弃疾、王国维等著名词人皆有“蝶恋花”词传世。据不完全统计,现存“蝶恋花”词约2800首。其中,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词云: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一首怀人之作,当时柳永漂泊异乡,因怀念意中人而作此词。词的上片写登高望远,引起无限离愁,景色迷离,凄楚悲凉;下片写借酒消愁,狂歌痛饮,然终觉无味,最后直接抒发对伊人的矢志不渝和思念之情。全词融漂泊之苦与缠绵情思为一体,百转千回又坚毅执着。

  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词云: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晏殊此词写深秋怀人。上片写景,愁烟泣露,燕子飞远,秋夜微寒,明月如霜,词人移情于景,点出离恨。下片承离恨而写,因相思而登楼,然高楼望断,仍不见所思之人;欲寄书信,然山水迢迢,亦不能至。全词情致深婉而又辽阔高远,含蓄蕴藉,表达了离愁别恨的主题。“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一句,境界开阔,风格悲壮,故王国维借此句来描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的第一种境界。

  此外,著名的“蝶恋花”词还有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词中“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一句,为《人间词话》中“有我之境”的典范;晏几道《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以“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写离别愁思,语调伤感,凄婉缠绵;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中“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一句,更是千古名句,既表达了词人对春光易逝的感慨,亦有自我安慰的洒脱和旷达。

  “蝶恋花”,从敦煌曲子词中的“鹊踏枝”一路走来,留下诗篇无数,亦留下意境万千。

原文链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20-06/11/content_12466188.htm 

(责任编辑:常辰)

责任编辑:常 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