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如阳光 行动若兰香 刁若兰
发表时间:2018-05-14   来源:京郊日报
13.jpg

刁若兰正在小区路口巡逻。

刁若兰在学生上学、放学路上维持交通秩序,为孩子安全出行保驾护航。

刁若兰打着手势在和小区的残疾人“聊天”。李煜 摄

  平谷区金乡西小区利农胡同有个神奇的老太太——刁若兰,几乎能解决你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难题。她家里摆放着北京市民政局颁发的水晶奖杯,上面写着“北京市社区志愿服务终身荣誉奖”。她自豪地说:“我是终身志愿者,政府承认的。所以我就得一辈子为居民服务!”“首都文明志愿者之星”“北京奥运好市民”“最美巾帼志愿者之星”“我身边的模范人物”等等都是她当之无愧的称号,可她说,她更爱听的是居民们喊她的“刁姨”“刁大姐”“小刁”“大妹子”……

  我就跟大妹子你在一起

  1943年出生的刁若兰55岁那年从区医院退休了,社区主任说:“选您当楼长吧,这小区的情况您比我们都熟。”本来就热心肠的刁若兰没有拒绝,就这样,身体有残疾、腿脚不灵便的她当上了利农胡同4号楼的楼长,也是小区的巡逻员,这一干就是20年。大伙儿都夸她是个好楼长、热心人。

  利农胡同是个老小区,子女不在身边的独居老人不算少,照顾这些老人就成了刁若兰的日常功课。2号楼的尉亚光就是其中的一位。

  自从老伴儿患病去世之后,尉亚光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而且还患上了心脏病,刁若兰就经常过去照顾她,像暖气不热了、电卡没钱了、停水了,甚至没饭吃了,她都习惯找刁若兰。

  有一次,尉亚光家的下水道堵了,刁若兰立马联系到修管道的贺师傅过去修理,结果没过一会儿贺师傅又着急地来找刁若兰了:“刁姨您快过去看看吧!”刁若兰忙问:“怎么了?”贺师傅焦急地说:“好像是心脏病犯了,人已经躺地上了!”一进尉亚光的家,有着医护经验的刁若兰镇定地对贺师傅说:“咱俩先把她抬床上去。”然后,她给尉亚光做了简单的检查,又帮她舒展了一下呼吸。过了一会儿尉亚光缓过来了,刁若兰赶紧从老人的抽屉里找出速效救心丸给她服下,尉亚光终于一点点清醒了过来。她拉着刁若兰的手动情地说:“大妹子,多亏了你啊!有你在,再大的事我都不着急了。”这天中午,刁若兰给她做了喷香可口的饭菜,又跟贺师傅一起把厕所和厨房的地面擦得一干二净。后来,尉亚光家的下水道又连续堵了三次,刁若兰给疏通好以后,去找了房管所的师傅过来做了彻底检查,然后把化粪池抽了,这下再也没堵过了。

  当时,尉亚光是一个人在这儿住,刁若兰也就一直这么照顾着她。后来,尉亚光的头脑渐渐变得有些糊涂了。金乡西小区做外墙保温时外边搭了一个工棚,她拿着存折、公债券、身份证,莫名其妙送到了工棚。工长罗师傅人挺好,找到正在外边巡逻的刁若兰:“楼长,跟您说点儿事。”“怎么啦?”刁若兰问。“您看尉亚光老人把这些东西都搁我们这儿了,这要是丢了怎么办?”“那我拿走处理吧。”刁若兰拿着这些东西就给尉亚光的闺女打电话。原来刁若兰有她家里所有人的电话号码。

  再后来,80多岁的尉亚光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了,渐渐地刁若兰已经护理不了她,而且刁若兰的老伴儿那阵子也半身不遂了,她照顾俩老人力不从心。于是,尉亚光的女儿把她接到了老年公寓,临走感激地跟刁若兰说:“谢谢您照顾我老妈!”尉亚光却不想走:“我就跟大妹子你在一起!大妹子你对我好,给我买饭,给我买这买那的,我不想离开你!”想起那一幕,刁若兰心里就不是滋味:“我实在是照顾不过来了,不然我也舍不得她啊!”

  现在,老人们基本上都不用刁若兰照顾了,因为他们的子女也大都退休了。但有时候老人们还会找刁若兰:“小刁,你帮我打个电话,今儿我闺女没来,儿媳也没来,家里没人了。”刁若兰二话不说,马上就帮着打电话,等孩子们来了,老人踏实了,她才离开。

  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2号楼居民小娟有一天突然找到刁若兰,吞吞吐吐有点儿不好开口:“刁姨,咱们居委会能给育龄妇女免费做人流吗?我好像是怀孕了。可是我不知道上居委会该找谁,而且我也不好意思去。”刁若兰一听安慰她说:“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居委会就是为咱育龄妇女服务的。走,我陪你一块儿去。”她让老伴儿骑着三轮车载着两个人一起去了居委会。到了居委会用测孕纸一测,显示没有怀孕,小娟于是就觉得没什么事了,可是刁若兰心里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放下。

  又过了几天,刁若兰在楼下巡逻,看到小娟下班回来,就主动迎上去问她:“月经来了吗?”面色有点憔悴的小娟摇摇头:“还没来,而且这两天我还觉得有点肚子疼。刁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刁若兰一听着急了,赶紧催她:“傻孩子,别不当回事,快上医院看看去吧!我觉得没准儿是妇科病或是宫外孕啥的,那样的话挺危险的!”

  听了刁姨的话,小娟老公当天晚上就陪她去了医院。医生一照B超说可能是宫外孕,而且小娟的子宫还比较特殊,平谷的医院不敢给她做手术,一听这话,小娟两口子赶紧连夜去了市里的大医院。后来,已经恢复健康的小娟特意找到刁若兰:“刁姨,多亏了您催我及时去医院。人家医生说了,我要是再晚去,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刁姨,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她有一个“民情工作本”

  刁若兰有一个大本子,里面记着密密麻麻的人名、地址和电话,简直就是一本社区版大黄页。刁若兰说这是她的“民情工作本”。

  说起这个本子,刁若兰是如数家珍:“你看这都是2号楼的,这是4号楼的,这是11号楼的,一共14个单元168户,全有他们的电话,有事我必须和他们联系不是?这是我们居委会那几个委员、主任、书记的电话;后面是什么家电修理的、疏通管道的、供电办公室的、自来水公司的。这是警务办公室的,我是巡逻员,有事我直接找他们就行了;这是修锁的,有人钥匙丢了,我就给这杨师傅打电话,不认识的我怕他留一把钥匙,等人家不在家了开人家门去,这杨师傅我认识,我清楚他的人品,他不会干这事。金谷园服务站的我也记了,因为有时候也有人问我:大姐您给我打听打听有我这个药没有?我一打服务站电话说有,我就告诉他你赶紧拿去吧。我一打说没有,人家就不用去了,省得白跑一趟。有的居民岁数大了,走路不方便,一问没有这种药,就不用去了。反正有什么事我能给解决的就给解决,就不用他们去找居委会了,居委会现在事儿也挺多挺忙的……所以,居民们甭管哪方面的事都找我,我全管。这就是为人民服务啊。”

  “还有这些电话,都是出租户的。我一看见小区里有脸儿生的,我就问他是找人还是租房的,一说租房的,我说不对呀,你在这租房我怎么没有你的登记信息呀?他们就问租房是不是您管登记?我说是,他们就赶紧留下姓名、工作单位、联系电话什么的,这样以后有什么事就好联系了。”

  “我们小区70多辆汽车我这儿也都有登记,万一谁的车停在井盖上,自来水公司正好要维修,我就用电话联系车主让他们挪车来,省得有什么事还得打122,那样既麻烦交警,又影响维修速度。”

  小区的居民这样评价刁若兰:“什么都管,管得可好了,在这儿住什么都不用操心,刁姨都把我们‘宠’坏了!”

  其实,刁若兰真的很不容易,她自己身体不好,老伴儿又有点半身不遂,儿子还有心脏病,但是她却坚定地说:“我是终身志愿者,大家伙儿的事我必须都得管。每次给大家解决了一档子事,我都从心眼儿里高兴,真的特别特别开心!”

责任编辑:桑爱叶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31449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