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发表时间:2018-11-07   来源:

  求职路记录就业变迁

  讲述人:王冰沫

  拥有着二十多年的猎头从业经历,见证了最早从招聘会找工作到如今互联网求职的变化,通过个人求职路的变迁,从侧面反映了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巨变。

  事件:

  就业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也是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40年来,职业获取的途径、就业方式的改变、新职业的诞生和传统职业的消失等等,都见证了中国职场的沧海桑田。

图片来源:朝阳报

  作为从事人力资源管理方便的专业人士,有一句话我特别认同:人才兴则国运隆。人这一生,工作至关重要。回顾自己二十多年的猎头经历,可以说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各个行业生态的发展变化。

  改革开放后,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人才配置也逐步由计划经济时期国家单一的统包统配体制,向以市场配置为主的体制转变。

  1988年,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在深圳成立,之后人才市场在全国各大城市兴起。仅仅1993年至1996年,全国各类人才市场共举行人才交流会、洽谈会蜂拥而起,上百万人通过人才市场实现流动。

  那时不同于现在,招聘网站尚未流行,潮水一样的求职者云集各地大型招聘会,一度拥挤不堪。带着简历参加招聘会是当时的最佳选择,“爆棚”是用来形容招聘会盛况的高频词。可以说,在90年代之前,大家找工作的途径主要还是通过每个周末举办的招聘会。

  1993年3月,国内第一家猎头公司泰来成立。那时候我在中华英才网猎头部工作,刚开始大家对这份职业十分陌生。我们去招聘会招人时,很多求职者都觉我们是骗子公司,有人甚至总把“猎”字看成“猪”,闹了不少笑话。因为猎头行业是从国外传进来,那时候找我们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大型外企,像IBM、惠普、摩托罗拉这样的公司。

  90年代中后期,青年人中开始有了“跳槽”,许多青年打出了“第一职业求稳定,第二职业求发财”的口号,刚毕业的大学生从“一步到位”到“骑驴找马”的越来越多,人才的流动也逐渐活跃。

  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招聘网站日益崛起,曾经火爆各地的大型招聘会日趋冷清,参与者越来越少,在招聘网站求职投简历成为首选,传统的招聘会现场少人问津。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上线,人力资源服务成为国内最早互联网化的行业之一。

  猎头行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进入2000年以后,大家逐渐对猎头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少企业也越来越重视猎头,希望通过我们为他们找到更合适的人才,我们也将目光从外企转到了国内的不少优秀企业。

  40年来,行业业态不断发展变化,大家找工作从最初到招聘,逐渐过渡到网站,直到如今通过各种各样的社交软件。40年来,人的意识不断向前发展。大家从最开的怀疑猎头,到之后的逐步了解接受,再到如今以接到猎头电话为荣。

  放眼改革开放这40年,作为猎头行业的“老人”,可以说从侧面亲眼见证了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早先优秀人才都纷纷出国发展,而从奥运会之后,随着中国影响力和软硬实力的与日俱增,“海龟”越来越多,不少人回国后还托人求我们帮忙寻找工作机会。

  伴随改革开放伟大历程,在过去40年间,人才求职就业方式经历了服从分配、走向开放、自主择业的历史阶段。从早期“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计划分配,发展为现在的双向选择、灵活用工或自由职业。从分配就业到双向选择,从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到选择到基层就业,从谋求稳定就业到在创业天地里自由奔跑,40年来,国家的就业路径呈现出多元化、多样性、精细化的特点。(整理:张天一)

  纺织工讲述纺织故事

  讲述人:宋淑珍

  1963年6月,毕业于工人管理学校的第一届学生被分配到厂工作。其中,学财务管理的宋淑珍被分配到北京第二棉纺织厂,一直到2001年才完完全全从自己的岗位上退下来。

  事件:

  我在纺织厂工作38年,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北京第二棉纺织厂的时代变迁,更见证了棉纺织业的时光流转。

图片来源:朝阳报

  京棉一、二、三厂创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京棉二厂是其中规模最大的棉纺织厂,是新中国第一个采用全套国产设备装备起来的大型棉纺织厂。当时的京棉二厂有9个车间,分别是清花车间、前纺车间、细纱车间、茼拈车间、准备车间、织布车间、整理车间、三万锭车间、气流纺车间,一共有10000多名员工,厂子里还有食堂、宿舍、电影院、医院、运动场、学校……各种生产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俨然就是一个“小社会”。

  一顶白布帽,一件印有京棉二厂的白布围裙,就是一个纺织工人的日常工作服。在工厂中的我们不仅是挡车工、帮接工、验布工、装纬工……更是同事朋友家人,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一起努力一起进步。

  1970年,全国棉纱产量突破1000万件,达到1131万件。周总理在接见美国友人斯诺时,首次宣布中国棉纱产量已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这也是周总理对纺织工人们工作的赞誉。

  改革开放带动着经济发展,也给了京棉更多可能。1981年京棉引进日本喷气织机,1982年引进德国剑杆织机,新机器的引进带给我们的变化是巨大的,生产效率明显提高,装纬工减少,断头率降低,给国家创造的效益更高了。

  工厂效益提升,工人福利也随之而来,我的工资每年都比前一年涨两位数,过年过节厂里还发东西,鱼、肉、米、面、水果,根本不用再买什么。

  那时候,一部分先进的纺织机器也随着改革开放引进使用,大大提升了纺织效率,也督促我们不断学习新技术,为了弄清纺织机上写的英文字母,还掀起学习英文热潮。

  现在说起京棉,年轻人会说它是个老品牌,但在我们老京棉人心里,京棉是几代京棉人艰苦奋斗的结晶,象征着北京棉纺织从无到有、不断成长、铸就辉煌的光荣历史。京棉集团在随着时代变迁、业态变化,但是京棉人的追求不变、品质不变,不断开拓进取、永葆基业常青、创造百年辉煌是京棉人的共同理想和抱负。我为自己曾是一名京棉人而感到骄傲。

  那时,随着轰隆隆的机械声,一匹匹布料应声而来,天蓝色的、亮黄色的,小碎花的、几何图的纯棉布料,摸起来舒服,穿起来好看。那时候的我最喜欢穿着我们厂的花裙子去跳舞,跳啊跳啊,一晃四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当下,纺织品的材料不断丰富,人们对于各类纺织品的需求,也不再仅仅停留于美观,更要求其具有安全保健等功能。纳米光催化技术带来了多功能纺织品,能够净化空气、降解甲醛、自清洁、防紫外线、高效抗菌除臭的服装面料、窗帘、床单等,这些听起来异想天开的纺织品都已经不再是梦想。而曾经以粗纱、细纱、灯芯绒为主要材质的纺织品,大多已经成为时代的记忆。(整理:赵梓光)

  电影放映员40年的光影岁月

  讲述人:刘岩

  1978年,刘岩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电影放映员学徒,从此开启了他的电影放映之路,一直到2017年退休,见证了电影放映不断变化的几十年。

  事件:

  电影院里放映电影的“小黑屋”对于观众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但对于放映员刘岩来说,这间“小黑屋”十分熟悉。近40年的放映电影经验,亲历了中国电影放映的不断变化,从胶片电影到数字电影,从机器设备到放映环境,从观众参与热情到观影体验感,都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图片来源:朝阳报

  我们那时候学习放映电影是从学徒做起,必须跟着师傅学几年,考试合格才能正式作为放映员工作。40年前,电影院很少,我们会开着车,带着设备去到每个村里放映,就是大家说的“流动电影院”。

  “流动电影院”的放映工作比较艰苦,我作为学徒只能帮忙搭建“幕布”,其实就是一块白色的布,用棍子撑起来,就是电影荧幕。那时候放映的机器设备十分沉重,最忙的时候平均每天都要去一个村放映,赶上距离较远的村子,还要提前出发,路上耽误的时间都比放映时间长,就这样,夏天的时候,汗水还是走一路滴一路。

  不仅如此,以前要放映一场电影,放映员有时需要在胶片机旁边坐上一个多小时,随时关注胶片是否会断开。也正因为这样,有些放映员还会因为长期坐着无靠背的椅子,身形不再挺拔,而是习惯性地弯腰驼背,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一种另一种“勋章”,见证了电影放映最开始的阶段。

  做学徒三四年后,师傅认为我可以开始正式做放映员。第一个要学的便是独立跑片,就是骑着自行车去电影制片厂借影片,那时候的影片像一张大饼的胶片,一卷的厚度是35毫米,直径30多厘米,能播放约10分钟的电影,一部电影最少要9卷,每次最少借一部电影,大多时候是两部,十分沉,搬起来要费很大劲儿。

  八十年代刚开始跑片,依旧是胶片电影。那时候,就算是刮风下雨,也会高高兴兴地骑着自行车出门,可能因为那时候大家十分喜欢看电影,也就给了我很多动力,也就顾不上辛苦,每次只想快点拿到影片。跑片还有一项工作是检查胶片是否会磨损,因为老的放映设备使用的材质相对粗糙,在放映时容易磨损胶片,这样会影响放映效果,就像有时电影荧幕上出现的白色线条,那便是磨损影响的结果。现在放映设备使用的材质很细腻,倒也不会磨损影片,尤其是数字设备出现后,对影片破损的情况便很少发生了。

  跑片是放映员的一项基本功,就算现在放映电影都数字化了,也依旧需要,比如有些特殊时期,老旧电影影院没有,也需要放映员联系相关部门借片。但跑片不是放映员最重点的基本功,放映员有三大基本功“电工、扩音、放映”,这些技能是不论机器设备如何更换,也不能忽视的内容。

  “电工”这项技能其实就是要会用电,因为在露天电影院时期,户外没有合适的电源,需要放映员会接电,要让设备能运转,不仅如此,会电工也能保护放映员,放映员的工作环境离不开用电,安全用电也很重要。“扩音”技能是因为以前放映电影没有音响设备,是在大幕布旁安装一个扩音喇叭,需要进行调试,和选择合适的摆放位置,其实就是现在音响师的工作内容。

  对于最后一项“放映”这项技能,虽然现在很多放映设备为半自动或全自动,但依旧要求放映员也必须掌握以前那种老式放映机的放映技能。老式放映机以播放胶片式影片为主,全手动式播放,技巧在于掌握最开始的关键7到9秒,决定了后面的影片能否正常播放,还有灯光使用方法,直接影响到电影播放效果。

  2000年以后,中国进入数字电影时期,但放映员依旧要学会使用老式放映机。

  虽然放映电影很辛苦,但不可否认,电影带给我们很多特别的体验,丰富了我们的娱乐生活,尤其是露天电影带给70、80后太多美好回忆。那时候很多人都很熟悉看电影的场景,每到放电影的日子,没等太阳落山,村里的孩子们奉着大人们“旨意”抢着占座位,有的甚至搬几块砖放置在有利位置,看电影是大家最喜爱的娱乐项目之一。而我也乐在其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观看影片,多的时候,一部电影能看三四十遍,频繁到可以背下多数台词和剧中所有演员的名字。

  放映电影经历了全手动放映,到半自动放映,再到现在的数字化放映,放映机从三四十斤的“大家伙”,到现在十斤左右的小设备,音响设备也从大喇叭到单声道,再到立体环绕声,高科技的新技术不断在为放映员减负,同时也提升了观众的观影体验,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传统放映技术的传承,不论是老放映员还是新放映员,都要对传统放映技术有敬畏感,要有“工匠”精神。(整理:刘爽)

  (朝阳报)

责任编辑:刘芳芳
主办单位:北京市朝阳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chywmb@163.com Telephone number:86-010-65099776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