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守”艺人 拓福迎春
发表时间:2019-02-01   来源:北京朝阳文明网

朝阳报记者张天一 摄

  新春之“福”有千万种写法,但拓出一张古人写的福字,贴在门上,或者裱好挂在家中,亦是别有一番味道。

  家住朝阳区芍药居北里的王凤兰,每到年前,总有不少人上门求“福”。“我常拓的是恭王府里康熙皇帝御笔的天下第一‘福’字。”王凤兰说,“每年都会有人早早打招呼预定。”

  和片刻就能书写的福字不同,王凤兰要拓的福字至少要半个多小时,复杂的图案则要花上数小时。

  准备调制颜料,拿出刻有福字或者图案的石板,铺上上好的宣纸,喷水打湿宣纸,手握蘸着颜色的拓包,或轻或重,或直或侧,不疾不徐地击打在宣纸上,一下两下……渐渐地一幅红底黑字的“福”就浮现出来。

朝阳报记者张天一 摄

  除了康熙的福字,恭王府带有蝙蝠和鱼样图案的“富庆有余”彩色拓画、王羲之的福字,也是春节颇受欢迎的。

  王凤兰的这门手艺名曰“汲古阁彩拓”技艺,属于我国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传统技艺——拓片中的一种。拓片是用宣纸和墨汁将古代碑文、器皿上的文字或图案清晰拷贝出来的一种技能。它是记录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让一件件艺术珍品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和文物一样,每一件拓片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收藏珍品。

  彩拓的历史可追溯到明代,因材料珍贵,技术难度大,曾一度失传。“汲古阁”是解放后国家为保护和复制文物而成立的公私合营单位,隶属市文化局,做拓片是其主要工作之一。

朝阳报记者张天一 摄

  1972年,初中毕业后,王凤兰便进入“汲古阁”,跟着彩拓传承人郭德林师傅,学绘画,学雕刻,学拓片,学颜料调制,学装裱等等。王凤兰从学徒做起,一头扎进了这个古老艺术世界,至今40多年。

  拓是一门需要懂历史文化和绘画雕刻的艺术,也是一门考验耐力毅力的活儿。“和人工木板印刷不同,将墨刷在反面的刻板上,铺上纸刷几下就可以。拓则是在碑石文物或刻版上铺上宣纸,再将颜色一点点拓在纸上,其选色,用力大小、角度等都很讲究,木版印刷需要几秒钟,而拓下文物上的一个图案少则半小时,多则几个小时,甚至一两天。”王凤兰介绍,彩拓师傅还会带上干粮到石窟或者山林庙宇、博物馆,把图案画下来,再在青石板上刻下来(即刻版),以便随时在家里就可拓。

朝阳报记者张天一 摄

  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王凤兰不记得自己刻过多少个版。最近的一个西藏壁画刻版,王凤兰和爱人就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目前,“汲古阁彩拓”刻版留有1700多块,其中有不少前辈留下的文物。

  从技法上,彩拓的双勾法是独一无二的。从颜料上,彩拓用的是天然石料。“这种颜料特别稀少,现在基本靠进口,都是论克卖的。”王凤兰说,“天然石料做的颜料,不褪色,有‘百年牢’之称,这是彩拓的珍贵处,也是它难以广泛地进入寻常百姓家的缘故。”

  《二十四耕织图》、《石窟壁画》、宫殿庙宇壁画以及名家名画等的彩拓作品以其精美的艺术价值和很高的史料价值在国际市场广受欢迎,解放初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汲古阁彩拓”相当“火”。王凤兰和她的工友们常常加班加点地赶制。

朝阳报记者张天一 摄

  “伴随着时代的发展,加上彩拓艺术本身的难度,现在,这门手艺的传承面临着一些困难,继续做和愿意学的人非常少。”王凤兰说,“但我绝不能让这门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就这么失传了。”

  近年来,王凤兰除了奔波于各地的博物馆、庙宇为其做文物彩拓,她还积极与教育、文化等部门合作,将彩拓课开进了课堂和社区。去年8月,王凤兰的“刻拓技艺”成为朝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有生之年,我就想把这门手艺进行发掘梳理,加上我的作品,一起出本书,再找一些踏实的年轻人,毫无保留地把这门手艺传下去。”王凤兰说,让彩拓福字、彩拓艺术进入更多寻常百姓家是她后半生的梦想。“现在,国家这么重视传统文化,我觉得我离梦圆不远了。”(朝阳报)

  

责任编辑:李佩
主办单位:北京市朝阳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chywmb@163.com Telephone number:86-010-65099776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