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发表时间:2018-10-11   来源:北京朝阳文明网

  绿皮车到复兴号的飞跃

  讲述人:房志强

  房志强从10多岁来到北京,在朝阳区的一家饭馆打工,到如今已成家立业,但曾经伴随他的坐火车经历却仍记忆犹新。

  事件:

  从上世纪90年代来北京打工乘坐近20小时绿皮火车,再到红皮特快列车,如今再回家乡,坐着高铁5小时即达,一个在京务工人员经历见证了交通工具的变迁,同时也见证了中国百姓生活的变迁。

图片来源:朝阳报

图片来源:朝阳报

  我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十几岁起就背起行囊离开老家山东,来北京打工。我的第一次远行是坐着一辆破破烂烂的乡镇小巴,小巴尾巴上拖着飞扬的尘土,灰扑扑地开进了青岛火车站周边。

  “火车真长!”这是我对火车的第一印象。候车室里人群涌动,喧哗嘈杂,乘务员拿着大喇叭通知车次。我背着沉重的行囊,脚踩一双解放鞋挤上了火车。火车哐当哐当近20个小时后,我站在了北京站的站台上。

  我当时在餐厅勤勤恳恳打工,期待着挣钱回家过年。接近年关,我熬通宵排在窗口买火车票。买票的人流一次次地将我挤开,最终也没有买到火车票,来京第一年的春节我独自在租住的小屋里度过。那时候手机还是奢侈品,外面小卖部也休息了,没有公用电话可用,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个IC卡电话亭,拿起电话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妈,过年好!我挺好的,别担心。”其实我并不很好,凄清、寒冷、孤独等各种情绪环绕一身。

  第二年我学聪明了,提前找代售点订票,多花了手续费,但却如期坐上了绿皮火车。绿皮火车开得很慢,经常晚点,还走走停停。车厢里人挤人,挪脚都不行,上厕所也不行,行李把每一寸空间都挤得满满当当。车厢里乌烟瘴气,混合着各种味道,有的地方,硬座的坐席底下都躺着人。等到过完节返程的时候,从初六一直到初九,抢了4天的票才给买到了一张站票,被人群挤压着站在车厢的人行过道。那年头皮箱还不是那么多,只被单子包的棉被、蛇皮带子裹的衣服、手提包装的行李,不但把列车行李架塞得满满的,座位下也一堆堆的。

  当时为了让旅客都能上车,车站还有专门工作人员来“推人”,哪趟车传来消息说满了,工作人员就火速赶到站台,把满站台乌泱乌泱的旅客想方设法塞上车,那个时候所有人只有一个目标:能让我上车就行。

  进入新世纪,火车历经了几次大调速,绿皮火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我拿着T字头的火车票穿梭于北京与老家之间。这个时候,我的感受是火车速度虽然提上去了,但到了节假日火车票依然非常难买。每到年关电视上就有专门的节目“春运”,镜头里红色的火车车厢一节节的从车站出来。这个时候乘坐火车的人发生了两个变化:一个是每个人的穿着更加得体,大家的精神面貌也好了许多,说明大家挣了钱;另一个变化就是手机的普及。

  红皮火车时期,我已迈入了中年,坐在我身边的是我的妻子,多少次我带着妻子,坐在红皮车厢里。我发现,乘客也文明多了,回去的人不再大包小包地带各类生活用品,大家都一个箱子,火车内的空间宽敞了许多。

  近些年来,高铁的开通运营,从真正意义上改变了人们出行的质量。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京津城际开通时,我特意买了票去坐。不到30分钟,我就从天津到了北京,车厢干干净净。我心震撼,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舒适地坐火车!

  如今,从青岛到北京的高铁,最快仅需4个半小时,不仅安全、舒适,更是方便、快捷。而买票,只要在手机上点几下,足不出户就买好了,再也不用顶风冒雨排队购票了。

  我坐火车的故事,印证了改革开放40年旅客列车的三个不同时代:绿皮火车时期、红皮火车时期和高铁时代。我想,我这一段亲身经历,也就是改革开放带给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变化吧。(整理:崔杨)

  邮政大厅的变奏交响曲

  讲述人:王惠婷

  一位扎根在邮政系统30年的资深老邮政人,见证了邮政业的变迁。改革开放40年来,朝阳区呼家楼邮政支局乘着改革的东风,在邮政营业大厅里上演着一部变奏交响曲。

  事件: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百废待兴。随着时代的发展,邮政的业务也在不断扩大,从40年前的书信、报纸等函件为主,到现在形形色色的各种物品邮寄,除了传统的邮递业务,还衍生出各类金融和速递物流业务。

图片来源:朝阳报

图片来源:朝阳报

  我是一名有着30多年工龄的老邮政员工,从参加工作那天起,就没有离开过朝阳区。我当时工作的地方还叫做东区邮电局呼家楼邮政支局,几经变迁和调整,现在是朝阳区邮政分公司下属的呼家楼邮政支局。虽然支局的名字变了、称谓变了,但是“人民邮政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40年来一直没变。

  刚刚入局的时候,我从事会计工作。当时支局的营业大厅只有现在1/3大小,硬件条件十分简陋。如今可就不一样了,设施完备、窗明几净、高大气派,我们的工作环境不仅仅得到了改善,也让用户的用邮体验得到了提升。从邮政营业大厅翻天覆地的变化中,我感受到了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不懈动力。

  印象最深的,是当时那个年代,谁家有个急事只能发电报,每天邮局来报有五六百封,去报有四五百封。那时就连银行之间的往来、各部委与地方的联系都通过电报。老百姓之间的电报一般都是接站或者婚丧嫁娶这类的急事。

  改革开放后,用电报联系买卖、进货、发货的越来越多。电报之外,长途电话业务也曾经非常火爆。外地进城务工、做买卖的多了,通讯又不发达,人们只好去邮局打长途电话。我记得原来邮局只有几个电话亭,人特别多,几乎每次都要排队等候。

  那个时候寄信还是最常见的沟通方式,收到一封家书,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总有种迫不及待地拆开阅读的兴奋。在那个年代,这是百姓之间情感交流的最主要方式。

  1981年,国家对普通家庭安装电话实施开放政策,从此电话进入寻常百姓家。那时,常见的还是转盘式电话,由于安装及通话的费用昂贵,只有经济条件极好的家庭中才可能见到。一般老百姓要打电话,还是得到邮局指定地点的公用电话窗口排队。

  此外,邮政营业大厅的设备机具也变多了。放在十几年前,大家想都不敢想。在深化改革开放思想的指引下,呼家楼支局不断转型、不断创新、不断引进新设备,让邮政的服务做到了更精准、更快捷、更到位、更具个性化的要求。

  近几年,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分拣等一批行业发展关键性技术加快应用,电子面单取代纸质面单,自动分拣取代人工分拣,快递服务时效性和稳定性不断提高。

  如今走进呼家楼邮局大门,在寄信、汇款、存钱、邮包的同时,还可以买到许多网红产品,中秋节的月饼、阳澄湖的大闸蟹、房山的京白梨,可谓应有尽有。这些都来自于邮政电商平台邮乐购,使人们在邮政营业大厅得到一种全新的邮政服务。

  现在的呼家楼支局虽然地方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急救包、阅报架、手机充电站、便民伞、雨衣、电池回收箱,加之无处不覆盖的WIFI、爱心衣物、爱心图书的受捐窗口。这些构成了朝阳邮政便民服务的十大措施。不仅如此,还有些支局利用营业场地开办了邮政惠民生活驿站。

  朝阳邮政利用网点多、分布广的优势,把邮政的服务定位在便民、利民、惠民等方面,把市民所盼、政府所想、邮政所为融为一体。

  这些只是呼家楼支局和朝阳邮政的点滴变化,但折射出来的却是邮政企业服务人民的初心使命,是推进改革创新的决心和信心。(整理:张天一)

  裁缝眼中的服饰变迁

  讲述人:孙红军

  今年46岁的孙红军,17岁开始跟随亲戚学做裁缝。24岁出师后,自己独立开设裁缝铺,至今从事裁缝职业近30年。目前在呼家楼街道呼北社区便民服务中心经营一家裁缝铺。

  事件:

  从买布料找裁缝“定制”衣服,到购买成衣;从布料柜台占据商场重要位置,到现在的销声匿迹;从黑灰主色调到多彩个性化服饰。居民服装的变化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更见证了国家日新月异的进步。

图片来源:朝阳报

图片来源:朝阳报

  我生于1973年,江苏南通人,17岁时开始跟随亲戚在家乡学习做裁缝,当了7年学徒,1997年出师后,自己到北京开设了一家裁缝铺。

  改革开放初期,尤其是80年代、90年代,那是裁缝业的黄金时期,因为那时国内成衣市场还不发达,国产服装品牌比较少,样式单一,大部分服装品牌都需要进口。价格比较贵,普通百姓也消费不起,所以居民一般都是自己买布料找裁缝做衣服。不仅裤子、外套、裙子这些外穿的衣服要找裁缝做,秋衣、秋裤这些打底的衣服也要找裁缝做。

  衣服的款式一般都是选用成衣品牌的样子和居民普遍认为流行的款式,也有一些年轻的小姑娘会把她想要的款式描述给我们,由裁缝帮她们实现。做衣服的布料一般都是居民自己买了拿过来,我们裁缝也会备一些,少数居民会用我们裁缝店的布料。

  1997年我到北京时,裁缝市场依旧处于繁荣期,比如在北京团结湖北里我开裁缝铺的地方,有一条街都是裁缝铺,而且每个裁缝铺都雇了四五个伙计,大家从早到晚忙忙碌碌、周而复始的进行着“画线”“裁剪”“锁边”“缝纫”“订扣”“熨烫”等工序。要是赶上逢年过节,我们每天凌晨6点多起来,忙到凌晨一二点都不一定能按期交活儿。

  在居民“自制”服装的需求下,那时的布料市场也非常热闹。在商场,布料柜台常常占据重要位置,有的商场一整层都是布料商户,有的确良、纯棉、羊毛等,颜色最初以黑灰色为主,后来红、绿、蓝、花格子等鲜亮的颜色慢慢也都有了。除商场有布料柜台外,布料批发市场也比较多,当时大家逛街总免不了“扯”几尺布回来,然后按照当下最流程的样式找裁缝给“定制”。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2007年以后,找裁缝做衣服的人就逐渐减少了,一方面是国内的成衣品牌开始丰富起来,款式变多,居民基本都能找到自己喜欢又合身的样式;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手里有钱了,不仅可以承受国内的成衣品牌,购买国外成衣品牌的人也越来越多。

  裁缝业衰落的一个最直观表现就是买布料变难了,商场布料柜台没了、布料批发市场也很少了。据我所知,目前北京也就剩海淀清河毛纺城还可以买到布料。

  至于我的裁缝铺,现在主要是一些中老年人求穿着舒适到我这里做衣服,年轻人基本已经不做衣服了,但是截裤边、改尺寸,还有居民生活中一些缝缝补补的小活儿依旧离不开裁缝铺。团结湖北里那条“裁缝街”拆除后,居民觉得我手艺还不错,就推荐来到了呼北社区这家便民服务中心,而且还不收场地费,我很感谢呼家楼街道,更感谢支持我的居民,他们没事时还会到我的裁缝铺坐坐、聊聊天。

  改革开放40年,服装业发达了很多,居民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虽然裁缝铺渐渐淡出居民生活,但是日常生活中一些缝缝补补的需求总是存在,只要居民有需要,我都会认认真真做好,用心去坚守裁缝这个职业。(整理:陈芳芳)

  (朝阳报)

责任编辑:昝海兰
主办单位:北京市朝阳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E-Mail:chywmb@163.com Telephone number:86-010-65099776
ICP 备案序号:京ICP备 06033490号